网站首页 > 情感 > 口述实录 > 正文
搜狐  2007/8/8 16:56:11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摇下车窗,略带寒意的海风扑窗而入,吹打着两张有些迷醉的脸。我驾着冰然的马六,朝着她居住的蛇口方向飞去。滨河大道依然车水马龙,或许只有南方这座发达开放的城市,才有如此不知疲倦的风景。灯火阑姗处,是一对对相拥相抱的男女,用尽各种姿势在亲热着,情人节撩人的浪漫,把今晚的深圳装点得异常温馨暧昧。

停一会吧。到红树林时,冰然似乎清醒了,她要我停车。我把车停在一处没有亮光的地方。冰然摇摇晃晃地下了车,望着对岸的香港,她似乎在沉思,良久良久。我不清楚她在想些什么,莫非她在祈求远方的那个男人的原谅,今夜她将把一个陌生的男人带回属于他们的家?

或许是想一个人躺到后座休息,冰然重新上车时没有朝副驾驶位走。当她打开后座车门的瞬间,看着大大的玫瑰躺在那里,她扶着车门哭了。我走下车去,想掺扶她坐到座位上,她突然一把拉过我,将她的嘴唇狠狠地压在我的嘴唇上,疯狂地吻着。她把我推倒在后座上,熟练地关上车窗,急切地将我拔得精光,在一片漆黑里,她像一个技巧娴熟的操作工,控制着车轮运转的节奏和速率,然后疯狂地将我吞进了她火热的身体。

回到她家,我们继续着疯狂,从浴室到客厅,从客厅再到床上,两个年轻的生命,不知疲倦地燃烧着。我们在床上躺了整整一天,直到又一个晚上来临,我们才去楼下的西餐厅吃了点东西。之后,她送我返回了东门的住所。

后来,我成了她的情人。她需要。我也需要。一切自然而然。周末,或者她休息,或者我有空,她都会开车前来载我去她家。有时侯,她还会在我上班酒店附近的另一家酒店开房,方便下班后我与她同床共枕。

我们一起逛街,一起度假,一起烧饭,也一起去那家让我们认识的夜总会喝酒。像恋爱中的情侣,我们同居了。我感到很幸福,冰然似乎也很快乐,这样的日子很快就过去了半年。

我知道,和冰然是不可能有结果的。她的学历,她的工作,她的爱好,她的情趣,她的家庭背景,似乎跟我都相去甚远,更何况她有了男朋友,她都在申请出国了。但我还是无法抗拒地爱上她了。我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理喻。但一种油然而生的莫名其妙的感觉,让我深深地陷了进去。其实我能觉察到有什么不对劲,比如她从不带我参加她朋友的活动,她在每次和我做爱过后都会上网跟一个网友聊得火热,完全不在乎我的感受。

直到有一天,我们完事后,她又嘻嘻哈哈地跟那个网友聊天。忍无可忍的我生气了,大声吼道:“你有完没完?”冰然吃惊地看着我,说:“怎么啦?你发什么神经?他是我男朋友呀!”我说:“那我算什么?”冰然迟疑了一下说,“我们是好朋友呀!”“难道你跟好朋友都上床?”我问,冰然不说话了。

从那次争吵以后,冰然开始疏远我。我这才明白,我只不过是她空虚寂寞时,能够在床上让她愉悦的猎物。两个人的床第之欢,其实只是一场虚假的表演,原本不该当真。原本我想猎艳,最终却成了冰然的猎物。我想,我跟冰然的故事该结束了。直到有一天,她给我打了个电话,说她过两天要出国了,问我晚上想不想去她家,我说不去了,还说了一大堆祝福她的话之后,我挂了电话……

编辑:梦梦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