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口述实录 > 正文
搜狐  2007/8/8 16:56:11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将近凌晨了,JAN余性未了,领着一帮已经喝得东倒西歪的狗男女,浩浩荡荡地迈进了那家夜总会。要了个包间,身边没有女人的男人各自都叫了中意的“小姐”陪着,闹着,唱着,跳着,一片乌烟瘴气。我没有要,绝不是装清高,或许是在酒店工作的关系,见惯了那些妖娆风骚的女人的所作所为,真的没有了兴致。

我走到大厅里,找了个昏暗的角落坐下,要了一扎啤酒,自个儿喝了起来。舞池中央摇曳的镭射灯,扫射着大厅的每个角落,亲昵抚摸的男女,狂醉大叫的男人,夹烟深吸的女人,搂搂抱抱的同志,斑斑点点,或明或暗,在我惺忪醉眼里微微颤抖着,流动着,轻浮着。

不知何时,独自坐在不远处一位穿着入时的女人映入我的眼帘。紧紧盯着她看了许久,我的眼珠子几乎没有了动弹。她丝毫没有注意到我的冒昧举动,只顾深吸着香烟,狂吞着啤酒,视线游弋在舞池中央跳动的男女身上。从一堆空落的啤酒瓶判断,她一定喝了不少。难道她会是一白领?暗忖着,嘀咕着。拎起一扎啤酒,我向女人走了过去。

我可以坐下吗?我试探道。坐吧,没关系。她抬起头,看了我一眼,给了我一个肯定的回答。令人意外的是,桌子上还放着一枝玫瑰。我自己买的。发觉我有些诧异,她来了个不问自答,落语间有些惆怅。哦,今天是情人节,喝得有些迷糊的我终于想起来了。对于还是单身的我来说,玫瑰的绽放是属于别人的浪漫,那样的日子似乎跟我没有多少关系。

认识一下吧,我叫JACK。我举起杯,给了她一个大方的微笑。谢谢,我是冰然,叫我LILY也行。她礼貌地与我碰了一下杯,然一饮而尽。

两个原本陌不相识的人,偶尔结识的男女,没有丝毫生疏的感觉,一切似乎都在朝着“泡友”灌输的经历发展。我和冰然点燃香烟,一根接着一根,喝着啤酒,一杯跟着一杯。她告诉我,她是一家外资银行的部门经理,男朋友在英国留学,已经出去三年了,她正在申请出去。她说男友不在的日子,她很寂寞,一个人常来这家夜总会喝酒。我告诉她,我是一个文化程度不高的酒店门童,还开玩笑地说,如果她不介意,以后我可以陪她前来跳舞喝酒。

她笑了,说有什么好介意的呢,还一阵子夸我长得帅,年轻有朝气。那晚到底聊了些什么,我记不清楚了,反正后来我们有了饮食男女聊到的话题,渐渐地谈到了性爱。我说自上个女友分手至今,半年没有做过了。冰然笑着说,那我们今晚试试?话语间弥漫着挑逗的味道。我也仗着酒劲说,试就试了,谁怕谁呢?那晚,我和冰然喝到凌晨三点才离开。我去给JAN他们打招呼时,那帮狗男女早没了踪影。

去我家吧,冰然对我说。我没有应答。架着酩酊大醉的冰然,我俩仿佛亲昵的情侣,离开了夜总会。在夜总会旁边的一家花店,我花了一千多块,买了大大的一扎玫瑰花束,悄悄地放在车子后座。歪着头坐在副驾驶位的冰然,似乎并没有察觉到这一切。

编辑:梦梦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