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口述实录 > 正文
新浪网  2007/7/26 11:24:19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我和他几乎都在晚上见面,我在公司门口等他接我,然后到茶楼酒吧聊天或在僻静的街道散步。我觉得自己像他的黑市情人。我问过他该怎样对女儿和盘托出,他很为难,总是推说:“过段时间再说吧!”

我理解他,如果让我对琳说,我能说出口吗?他告诉我,他和前妻这两年为了琳已不再心存怨恨,但他们不可能破镜重圆。我看得出来,他和我同样害怕面对他女儿的斥责与不理解。“我想等琳成家后再办我们的事,行吗?”他满脸内疚地问我。我只好苦笑:“你比我大这么多都能等,我还有什么话说?”

(五)

琳前不久和男友分手了,失恋后的寂寞让她经常在晚上打电话给我,每次她都惺惺相惜地说:“我们这两个女人……”她至今也不知道我和她父亲的关系。我无数次幻想过和他踏上红地毯的时刻,但每次和琳联络过,这个念头便会极大地动摇。

和他在一起已经一年多了,虽然我认为这段感情没有错,但一直觉得愧对琳。她能接受好友成为自己的后妈吗?我觉得自己好像欺骗了琳,又好像抢走了她最宝贵的东西。在友情和爱情的路口,我选择了爱情,虽然它需要我备受煎熬地等待,甚至不知道等待的会是什么结果,但我仍是把所有的爱和幸福押了上去……

编辑:梦梦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