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口述实录 > 正文
新浪网  2007/7/26 11:24:19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当时我一下子想到泉,他从未说这种话,他总认为在竞争激烈的社会上能找到一份工作就不错了,即使是打杂。那段日子,我正在寻找各种理由躲避泉。琳的爸爸为我联系的单位就是我现在工作的银行。那是一份让人羡慕的职业——每月2000多元的工资,舒适的工作环境。我对他除了感激之外,似乎还夹杂着一种奇怪的情感:他要是不是琳的爸爸多好!信贷科给我们每年规定了考核任务,而我在这儿的关系少得可怜,又缺乏经验,急得团团转。万般无奈下,我拨通了他的手机。他接到我的电话仿佛一愣,但马上很热情地答应了我的请求。

那个星期六下午,我们在一家茶楼里见了面,穿褐色休闲服的他显得很年轻,说话温柔亲切。泉从来都没给过我这种如沐春风的感觉。见面的次数越多,我越感觉到自己好像越来越依赖这个成熟的男人,好多不愿和泉说泉也不想跟我谈的话,我都说给他听。在他那里,我好像找到了一种归宿感。他比我大22岁,但我不得不承认,我爱上了他。我们每次见面都心照不宣地瞒着琳。去年秋天的一个晚上,我们在一家歌厅里喝醉了酒,他情不自禁地揽住我,低头吻了我的头发,我恍惚间给了他一个有力的拥抱。那个星期,我和泉分了手。

(四)

我每天都会收到他情意殷殷的短信息,还有叫我起床的“morning call”。生日时,他开车带我出去玩了一整天,送给我一件价格不菲的生日礼物:璀璨夺目的钻石耳环。记得有本书上说过,钱不能代表感情的真假,却能反映重视的程度。我珍惜他给我的任何东西,珍惜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

那天,琳到单位来看我,看着我的耳环问:“真漂亮!在哪儿买的?”我一下子紧张起来:“水钻的,在女人街拣的便宜货。”我无法想象,如果琳知道我和她父亲恋爱,会是什么样子。琳曾经跟我说过,这两年她父母的关系有所缓和,她殷切希望他们能破镜重圆。而我,就是打碎她美梦的刽子手。

编辑:梦梦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