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口述实录 > 正文
腾讯  2007/7/11 14:10:06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我带着  肚子里的孩子  去结婚  情感  怀孕  

这是我的故事,一个村姑变村妇的故事。

没有人赞同我的婚事,亲朋们更是鄙视我丈夫和他的家人。我丈夫和他哥哥骑着脚蹬三轮车来和我的家人谈判,最终达成协议,我丈夫出六千元彩礼聘我过门。许多天后我才知道丈夫娶我时的费用有一大部分是借的高利贷。

结婚那天,丈夫迎我的车来了。那是一辆很破旧的小客车,吱吱呀呀,像一头老牛,没有一点生机,只是凑和着向前走。穿上用丈夫的钱买的长这么大以来最好的衣服,披上姐姐给扯的红绸巾。我远嫁他乡。车开动了,我的眼泪止不住往下流,家门口晃动着很多看热闹的街坊邻居,他们议论着,嬉笑着,目送我走向远方。

三十多里路,我哭了几程。

亲戚送我出嫁似乎是很没面子的事,我母亲央求我二叔二婶送我,他们说抽不出时间,只有三叔叔和堂哥还有自家近门去送亲。那时我太幼稚,现在想想真有点众叛亲离、四面楚歌的感觉。车刚开到我婆家,分别几十天后我又见到了我丈夫。一生我都不会忘记,在我们大喜的日子,丈夫穿的竟是一身旧衣服。也就是说婚姻大事,我的丈夫连一件新衣服都没有。我虽不要强,但我知道这不好,我会心痛一辈子。

客人们刚落座,每人急匆匆吃了点就赶紧走了。他们不是来赴宴的,只是走走形式。人散去了,堂哥对我说:“如果有人欺负你,对哥说。”心眼好又实在的哥哥呀,你心疼妹子走进了这样一户穷人家,怕妹子受委屈是不是?

十七岁的我,没有人告诉我路在何方,路该怎么走,我又会流向何处?婆家给的六千元钱,留给父母四千元,两千元置办了我全部的嫁妆。我的婶婶、姑姑们没有给我添一丝布。为了生活,为了尽快还清高利贷,我们又回到了这家私人小煤矿。冬去春来,十月怀胎,一朝分娩,2000年,千禧年中,我生下了我的第一个孩子。这一年,我刚满18岁。

为了生存,我做过各种各样的生意,都是小本生意,赚不了钱。我很爱我的丈夫,他没有好德才,跟他一辈子会过得很平淡,难以出人头地,但直到现在,我并不后悔,我十七岁的选择,是我一生的归宿。这就是我的故事,一个农村姑娘变村妇的故事,没有一丝浪漫气息。

编辑:梦梦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