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口述实录 > 正文
腾讯  2007/7/11 14:10:06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我带着  肚子里的孩子  去结婚  情感  怀孕  

那是1999年深秋,我和他在一个不足一米宽的小瓦房里住到了一起,结束了我的少女时代。那年我十七岁。然后,我们在武安的一家私营小煤矿安顿了下来,我丈夫工资每月只有400元钱,却承受着沉重的体力活。在荒芜的半山腰,上夜班的丈夫迎着凛冽的寒风一次又一次推着煤,他的双手裂满了大大小小的血口子。

我的精神几乎崩溃了,经常无缘无故就哭起来,他手足无措,不知道说些什么来劝慰我。我得了精神抑郁症,哭,每天哭,想我的母亲。几十天后,我常常吃不下饭,出现了一系列妊娠反应,整个人已经憔悴不堪。我想做人流手术,我丈夫拉着我的手执意不肯,医生善意地提醒我:“你如果做了手术将来会有不育的可能。”我犹豫了,我为创造自己的生活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没有人告诉我该怎么办。

终于,在一个夜晚,我想家,睡不着觉,我拨了我家邻居的电话,来接电话的是我母亲,她说:“闺女,你在哪儿呢,你回来吧!”听到母亲颤抖的声音,我哽咽着说不出一句话,泣不成声。

1999年冬至,我带着被撕裂被折磨得没有一点承受力的心,和矮小的丈夫一起回去了,我没敢直接回家,而是去了四姐家。她为人开明,是我那些姐姐中唯一一个不以貌取人、以势看人的好姐姐,她只问我:“他对你好吗?好就嫁了吧。”

我丈夫被我家人追回到了他的家,他没有责怪我,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父亲病倒在了床上,他把我拒之门外。我多么渴望回到家里,哪怕它穷困潦倒。我想住进那破旧潮湿的房子,在妈妈身边好好睡一觉。我的家人给他的家人下了最后通谍,拿两万块来领人。我出走期间对丈夫的家庭情况基本摸清了,我的家人是不想让我身在泥坑跳火坑,想让他家人知难而退,就此罢休。

我被从四姐家接到了二姐家,二姐看出了我的情况,问我是不是怀上了孩子,我默认了。姐姐都很同情我却又不知道该怎么挽救我。我被带到了县医院妇产科,用假名字填了病历,就在准备手术的一刹那,我想起了我丈夫,他那么瘦弱、渺小,如果我离他而去,他也会像我一样无助,这辈子或许再不会有人与他相伴一生,或许再也不会有孩子。因为这世界上到处都是势利的人,没有人瞧得起他。我决定放弃手术,和我肚子里的孩子一起嫁给我丈夫。

编辑:梦梦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