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口述实录 > 正文
新浪网  2007/5/30 17:41:01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口述  风流  一圈  回到  初恋  爱人  怀里  情感  宠物  

伤害也可以成为动力,我毅然决定下海经商,开始了艰难的自我创业。其实我根本不懂商业,我学的是古典文学专业,下海前就是个书呆子。可我的运气很好,那时在当地刚刚出现了一种新型建材“白水泥”,我觉得这是个很好的机会,就投资开办了几个窑场,专门烧制“白水泥”,没想到,短短三年,我就积累了近千万元的财富。当时我刚刚29岁。

事业的成功让我找到了一种满足感,当然,其中的艰难和辛苦自不必说。那三年中,我的感情一直保持空白。短暂的婚姻在我心上留下了第一道伤疤。人生的路总是高峰伴随着低谷,当路走到一个最高点的时候,就意味着即将下滑,而滑至最低点的时候,又意味着下一个上升的开始。正当一凡踌躇满志的时候,他遭遇了人生中的第一次破产。

掘到了人生第一桶金后,我决定趁势扩大规模,发展更大的事业。许多与我相识或者不相识的人都来找我,说服我在他们身上投资,希望可以搭上我这艘大船,其中,就有从小和我一起长大的张焘。张焘和我是小学同学,高中毕业后他和全家回到了山东老家,我们就没再联系。相隔十年再重逢,我非常高兴。30岁的人了,能和儿时的伙伴把酒言欢、回忆童年,亦是一大乐事。

张焘也在做生意,他这次回来也是想让我给他投资的。他再三鼓动我跟他合作,说了很多充满感情的话。我这人念旧,也重感情,既然都是赚钱,为什么不和自己的朋友一起赚呢?我答应了他的合作请求,把自己大部分资金投了进去。

我太感情用事了。我以为只要自己一腔真诚,就能换来别人的肝胆相照。事实却严酷地教训了我。合作不足一年,张焘就卷走了我全部资金,人间蒸发了。这件事几乎摧垮了我本就不够稳固的经济基石,我的事业摇摇欲坠,濒临破产。

无奈,我孤身赶往山东讨债。好不容易找到张焘的家,他母亲和妹妹接待了我。我表明身份并说明了来意,两个女人面面相觑、惶恐不安。她们对张焘的所作所为一无所知,而且,张焘已经很久没有回过家了,她们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听完她们的话,我眼前一黑就倒了下去。我病了,病得很重,连续一周高烧不退,总在说胡话。是张焘的老母亲和妹妹张兰把我送到了当地的县医院。等我清醒过来时,看到的是张兰憔悴的面容。在我生病期间,张兰每天都守在病床前,任劳任怨地服侍我,给我喂饭、喂水、换衣服,甚至为我擦身。当我躺在病床上出神的时候,眼前总是晃动着她默默忙碌的身影。

编辑:梦梦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