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口述实录 > 正文
腾讯  2007/5/23 17:17:22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情人  曾经  是我的  老板    媒人  情感  宠物  

我只能为他买衣服,尽量履行我做一个情人的义务。我一边像伺候老爷一样的伺候他,一边为没给他洗过一次内衣和袜子而内疚,他会说不要紧的,却不会说那是他没给我创造这样的条件,不是我的错。在我神经衰弱,患上有规律的失眠时,他在哪?他能像一个丈夫一样出现在身边,说一句:会好起来的,有我呢!每次这样翻来覆去的考虑时,我觉得我们这样的勉强维系,是一个瞒天过海的笑话。我看不见明天的曙光,他始终有个家,有个一直在尽道义和责任的婚姻,我有吗?我的房子房产证上还是他的名字,我的车说停就可以停,我和他说散也可以散,我们没有可以糅合的东西。

要不要摊牌

现在老板不太来了,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说不清,他越来越喜欢安静,喜欢沉思。我越来越喜欢上网,遇到推辞不了的网友,还去和他们见面。越是和老板疏远,我越是陷入矛盾和困惑。我要不要摊牌,怎么摊;我先提出来,老板算受害者吗?他会怎样看待我,说我过河拆桥一脚蹬了他吗?要是我一直拖着,让老板先提出来,战略上我是不是会主动和有利一些?我应该怎么办呢?谁能告诉我。

对此你有什么感触?欢迎到【发表评论】聊聊!  情感频道首页

编辑:梦梦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