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口述实录 > 正文
新浪网  2007/5/18 10:53:05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  不该  只给她  一个  情人  身份  情感  宠物  

  她拿孩子向我索要婚姻

  2006年端午节后,我出差从大连回来。那晚,郝洁躺在我的怀里,忽然泪眼汪汪。我吓了一跳,问她怎么了?她忍了半天,终于对我说:“铭峰,我怀孕了,有7周了,我很想要这个孩子,想要一个自己的家,可以吗?” 那是我们相识以来,郝洁第一次在我面前提到婚姻。我一时陷入沉默。不知该怎么回答她。我不想再婚,也没打算要孩子,这是早已决定的事,她不可能不知道。可她现在居然提起,而且拿孩子来说事,这让我多少有些反感。 我松开她的手,仰面往床上一躺,说:“我困了,以后再说吧!” 郝洁不会不明白,我的有意回避其实就是拒绝。

  接下来几天里,郝洁一直没再提这事,我也假装什么都没发生。可一想到那天她所说的话,我又觉得这个时候,自己不能心软,原则性的问题,我不能让步。一周的时间过去了,郝洁依然没有去医院打掉孩子的决定,我心里开始有些焦灼不安。她有了反应,呕吐,吃不下饭,面容明显地消瘦下去。连续几天,我看着她对饭发呆,眼眶里溢满泪水,可我只是冷漠地给她倒上一杯开水,然后转身离去。直到那个时候,明知她挣扎在心理和身体的痛苦深渊中时,我还是相信自己的能力,相信最后的结果,郝洁会像从前一样,理解我。我不是也曾经领过那张纸吗?不一样也离了,重要的是彼此的感觉。

  我的世界不能没有她

  为了扭转这样的局面,也让郝洁和我彼此都有思索的空间,我借故出差去了深圳。临走前,我给她发了短信,我说:“去医院拿掉这个孩子吧。我不希望这个孩子打破我们的平静。”在深圳呆了几天,我没给她打过电话,我想她一定还在气头上。偶尔,我会有些不安,也许这个时候,我更应该守在她身边,但这样的念头只是一闪而过。

  一周的时间过去了,我开始有些沉不住气了。我时刻牵挂着郝洁。拿到回海口的机票时,我甚至还在想,我要亲口告诉她,我爱她,她不需要用孩子来保障我们的未来。可那天傍晚,当我推开家门,却没有看到郝洁的影子,屋里她的东西也不见了。我打她的电话,电话竟成了空号。我的心提了起来,可转而一想,也许她刚做了手术,不想让人打扰,在娘家休息也说不定。

编辑:梦梦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