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口述实录 > 正文
瑞丽论坛  2006/7/2 15:51:37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情感  

     ●她是一位能干的单身妈妈,对家庭现状很知足。然而她妹妹的归国让她的生活起了波澜。

  ●妹妹天资聪慧,却在国外婚姻事业双双受挫情绪大变,潦倒的样子让接机的她几乎认不出来。

  ●一方面处处失态不肯治病,一方面依然表现出出色的才华,这个妹妹让她既心疼又无奈……

  倾诉女主角:慧明(化名),53岁,姐姐

  故事女主角:芳明(化名),49岁,妹妹美籍华人

  大洋彼岸的两段婚

  我父母都是高级知识分子,我和小妹芳明都插过队,后来又都考上大学。芳明插队是在江西,大学毕业后留校教了7年英语,年年评先进。受上世纪八十年代的留学潮影响,芳明口袋里揣着40美元,于1988年出国留学。她一边读书一边打工,在出国的第二年,不幸遭遇“横祸”。有天晚上11点多,她打完工,背包里装着刚领到的800美元和护照等物件,走路回家。离家门还有500米时,有人厉声叫她停下来,她吓得拼命跑,但还是被那人追上,猛击头部,当即晕倒在地,背包被抢走了。一位好心的北京留学生把她送进医院,进行简单的救治。因缺乏常识,也因为囊中羞涩,虽然芳明的头上肿了个大包,却没拍脑CT。虽然报了案,但那个劫匪至今没抓到。

  慧明说,芳明怕家里人担心,自己没讲这事,还是同城留学的小弟后来在电话里说了实话,妈妈听后直流泪,很担心她会留下后遗症。

  四年毕业后,芳明凭借超强的中英文写作和翻译能力,成功地应聘于纽约一家报社,任华人英语版编辑,工作了一段时间后,居然有了一批华人“粉丝团”。当时那里正在搞总统竞选,她还被推荐成为某位候选人的竞选班子成员,四处演说,很出风头。不久,芳明邂逅了她的“白马王子”———一个美国工程师,婚后她取得了美籍。然而这段婚姻只维持了三年多,美国老公不想要孩子,早已做了结扎手术,而芳明却很想生个自己的小孩,因此不得不分手。离婚后,芳明投资开了家婚介所,一度经营得不错,但天性浪漫的她到底不是经商的材料,婚介所后来倒闭了,她陷入了事业和人生的低谷。

  创业失败后,芳明多次找工作,都因性格直率、易得罪人而干不长久,后来她从报纸上看到当地政府为失业者提供免费培训的消息,就报名进了钢琴班,接受了好几期培训,钢琴弹得非常棒。有位IT工程师在培训学校兼职,他每次都很认真地听芳明弹琴,最后鼓起勇气主动与芳明聊天,说自己离过一次婚,孩子归女方。接触一段时间后,这个美国人正式向芳明求婚,还和我通了电话。我很替芳明高兴,在电话里讲了几句“洋泾浜”的英语,请他好好照顾芳明。

  听慧明讲到芳明的第二段恋情,我觉得蛮浪漫的,就对她说:“这下你们可以放心了。”慧明的眼泪却忽然决堤了

  住在家里还要防“毒气”

  芳明睡眠不好,再婚前就已连续三年服用安眠药,都是我想办法从上海寄给她的。婚后她老公发现她这个习惯,因为他自己喜欢喝酒,就建议她不如试着喝喝酒。就这样,芳明染上了酗酒的坏习惯。2003年,有次芳明喝醉了,乱说一气,怀疑她老公要害她。因无法控制局面,她老公报了警,警察把她送到医院,医生给她打了一针镇静剂。她出院后,她老公提出离婚,自己走掉了,让私人律师和芳明打交道。芳明那时神智不是很清醒,在律师拿来的文件上签了名。就这样,她第二次离婚,财产全归了对方,只留下一台钢琴归她。他们的房子租期满了,房东要赶芳明出门,芳明没办法,打电话让我替她保存钢琴。我花了7000多元,托了不少人情,把钢琴运回上海,家里太小,就寄放在朋友的仓库里。

  芳明在美国又生活了一段时间。一天,我接到她的电话,她大声跟我说:“姐,我现在身无分文了。我是上海人,我要回上海!”我知道小弟当时帮不了芳明,我是大姐,怎么能拒绝帮小妹呢?我就叮嘱她先在美国办好申领救济的手续再回国,她听我的话,领到一个月的救济金,但全用来还欠款了,回国时身无分文。

 2005年7月,我到浦东机场接芳明,来到候机楼门口,我发现一个女人正站在那里喝啤酒,头仰得高高的,像是要倒下去,衣服很不整洁。我简直不敢相认,这就是昔日那位才华横溢、聪慧美丽的小妹么?可她分明就是芳明。她见到我,没有表现出久别重逢的喜悦,反应冷冰冰的。我心里一沉:她怎么像是变了一个人?到了我家,一连串的“不正常”接踵而至:芳明坚持要睡客厅的沙发;看电视时,她一定要静音,还得锁定科技频道,电视剧、综艺节目通通不能看,电视里讲的人与事,她都会对号入座;为防所谓的“毒气”,她用被子和碎布把房门塞住;她经常喝酒,喝酒后就在家里高谈阔论,大声训人骂人,说有人要害她……芳明在家里住了两周,我又难过又上火,胃病加重了许多。

  原以为芳明过段时间就会回美国,可她强调国外有人要害她,坚决不肯再出国,说美国的救济金每月才300美金,只够吃,她住哪里?还说她死也要死在上海。我担心芳明在家里住下去会影响邻里关系,只好“花钱买平安”,精挑了三所出租房,让她自己选,结果她选了一间没怎么装修过的房子搬了进去,入住后花800元把房间里的电插座、电话机和灯泡全换成新的;把电视的方向转到一个特定的角度;配上新窗帘,却整天不拉开;用白布把所有的家具都罩住,所有的柜子都要把右边那扇门打开……更有甚者,芳明说屋子的各种线路都有进毒气的危险,下水道更是“重灾区”,因此就想方设法去堵各种洞眼,为此和房东邻居吵了起来。没过几天,她就向我抱怨门外有人监视她,有人偷她的钱物,她要和这些坏人做一辈子的斗争。因为她太“折腾”,我只好替她换了房子。第二处是与人合租的一套房,不到一个月她就说所有人都联合起来害她,我只好给她租了现在的一室一厅,月租金1600元。

  除了住房,芳明在其他方面也出乱子。她觉得在美国打过那针镇静剂后,针眼一直很疼,就到药房买回500元的一大包膏药贴在身上。冬天剥好的蚕豆肉刚上市,要7元一斤,她经常一买就是3斤,吃到最后都吐了。她本来就是过敏体质,因为喝酒,又乱吃东西,过敏加重,打针吃药是常事。我心疼芳明营养不够,隔十天半个月就请她下馆子,点多贵的菜我都会买单。她很想在上海找工作,就买来打印机,打印了150份简历四处投递……就这样,一年下来,我已替芳明搭进去8万元。

  慧明无奈地苦笑:“与美国的物价相比,芳明觉得国内哪样东西都便宜,因此根本不会精打细算。她回国时身无分文,只知道钱用完了就向我要。我一向心疼这个小妹,总不能让她吃了上顿没下顿吧。”

  有才华,却无法做SOHO

  芳明这个样子,明显不正常。因她坚决不肯去医院,我就到好几家精神卫生中心去咨询,人家听我讲完症状,得知她生活方面能自理,就很肯定地说她患了精神分裂症,属于妄想迫害症,说她还在早期,如果积极配合治疗,会有所好转的,但如果她不肯就医,发展下去后果不堪设想。我焦急万分,可芳明一提到医院就色变,坚称自己没病。我下不了狠心强送她去医院,不然她跟人家说我虐待她,我有口难辩啊。

  坦白讲,我有自己的苦衷。我是位单身妈妈,从女儿8岁起就独立支撑这个家,现已退休。女儿刚刚自立,本来我家的情况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可是芳明的事情一来,真让我走投无路。我想来想去,觉得芳明可以凭借外籍身份回美国申领救济,维持生活开销,可她死活不肯回美国,我曾向美领馆说过她的情况,他们告诉我,他们只接受芳明本人的咨询,而芳明打死都不肯去。我真希望哪个部门能替芳明争取一下,解决她的救济金问题,让她将来老有所依。

  尽管芳明有那么多失态,可我发现,在她不饮酒、情绪稳定时,她依然保持着昔日的才华和高智商。2005年底,有个外资公司的朋友托芳明翻译一份厚厚的商务材料,约好7天后交活儿,芳明很轻松地仅用了4天就翻译完了,翻译质量相当高,对方非常满意,给了她2400元翻译费。她自己挺高兴,我也冒出一线希望:如果芳明能够在家专心搞翻译,发挥她在中英文以及法语、德语方面的天赋,不但能自食其力,还有利于她情绪的稳定。可是,芳明在网上投过许多简历,全都如石沉大海,我也不知道如何帮助她做一个成功的SOHO族。

  求医问药、回美国申领救济、在上海做SOHO……慧明为自己的小妹考虑了种种当务之急,可是她知道自己无力说服芳明,因此对芳明的未来忧心忡忡,夜不能寐。这份浓浓的姐妹情让我深深感动,因此很想替慧明呼吁一下,希望有关的医学、心理学、法律学方面的专家能够帮助身陷困境的芳明,为她指出一条路。


  

 

编辑:懿冰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