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口述实录 > 正文
网易  2006/5/30 14:23:31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女人  爱情  

  丢脸着可爱一回

  回到寝室半小时后,我仍旧无法遏制心头的激动,忍不住给虎文发了条短信:“认识你很高兴。”很快就收到了他的回信:“我也很高兴。”虽然只是短短1句话,可那天我读了一遍又一遍。

  整晚我都在念叨着虎文分手前说的那句话,第二天一早,我按捺不住又发去了短信:“考试结束后我们一起吃饭吧,庆祝庆祝。”

  “好的,我很期望。”是的,我更加期望,几乎是扳着指头反复算着那短短的几天。那几天里,上课我不断地走神,总想着见面时该穿什么衣服比较好、开场白该用哪一句——约会前的所有时间似乎都成了煎熬。

  终于到了约定的时间,我早早地躲在树下,远远地看着我们约定的地点。直到确定那个熟悉的身影渐渐走近,我才快步走出树下。他微笑点头:“好久不见。”此时此刻,我只能以傻笑回应。

  可是那顿饭却吃得实在狼狈。我以为韩国人都酷爱吃辣,谁知他却被毛血旺、麻婆豆腐呛出了眼泪,我只好被迫疯狂地扫食满满一桌他并不怎么喜爱的川菜,最后由饿着肚子的他匆匆付账。我太失败了,真是丢脸哦。可转念一想,韩剧中的女主角不都是在男主角面前出尽洋相的吗?呵呵,就丢脸着可爱一回吧!

  没有回音,还是没有

  之后我和虎文保持着频繁的短信和电话联系——他会在雨天的深夜告诉我他很“忧愁”;会打断我一番不着边际的客套话,急急地问:“我想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会在五一假期里不停地追问我的归期,然后一遍又一遍地说:“我希望你快回来,见面”。

  虎文表现得非常主动,长假我去北京玩,他向我要了北京的宾馆电话,每天都要打好几通电话过来。偶尔我因为疲惫懒懒地不想说话,他就立刻着急地问:“你生气了吗?”而我,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有你,我很开心!”

  一切都进展得那么顺利,似乎向大团圆的结局飞快发展着。可是,即使越来越多的电视剧喜笑颜开地收场,韩剧却依旧以它为数众多的悲剧赚取眼泪——我的故事,也在我以为即将到达高峰的时候,重重地跌入了无底的低谷,好痛!

  假期结束刚回到学校的那个下午,我就约虎文出来,送上了精心准备的礼物:北京奥运会的纪念棒球帽和一支老北京纪念笔。送完礼物,我已经羞涩得不知道再说什么好了,于是匆匆地告别。谁会想到,这一别,又令我们重新成为再也不相干的陌生人。

  等到晚上,本以为会收到感谢的短信,可是没有。两天、三天,虎文依旧没有任何音讯。我终于忍不住发去短信:“礼物你还喜欢吗?”“礼物很好,谢谢。”再无赘言,简单地客气一句,以至我无言以对。为什么会没有话说?就在不久前,我俩还各自强撑着打架的眼皮,红着眼睛聊到凌晨,似乎有说不完的话。可是短短几天,怎么就完全不同了呢?

  “最近经常锻炼身体吗?”“好开心,我在看演唱会!”“我在你们教学楼里,我把笔记本电脑带来了,你想看看吗?”……就在我不知“廉耻”地轰炸了一堆短信后,半夜,那个曾经那么熟悉的名字才终于跳了出来:“对不起!”

  然后又是好几天,没有任何消息。怀着几乎绝望的心情,揣着好不容易从同学手中要来的票,发了最后一条短信:“今天晚上的中外学生文艺晚会,你会参加吗?”但是如同我预料的那样,依旧没有回音。

  (“我不相信他另找女朋友了,但是,我却想不出任何其他理由!”乔乔嘟着嘴,颇有些委屈的样子。但是,她没有任何抱怨或是指责。)

  今年第一号台风登陆的夜晚,我没有去晚会,突发的头疼病把我送进了医院。我浑身软弱无力,一个人躺在冰凉的病床上,让巨大的CT扫描仪掠过头顶。我昏昏沉沉地躺在一片惨白的病房里,躲在两层厚厚的带着消毒药水味的被子里瑟瑟发抖,静静地看着药水一滴一滴地流下。

  不行,头疼得要爆炸了!吐了又吐,把中午吃的韩国炒年糕吐得干干净净,吐得胃酸水出来了,吐得眼泪出来了……

  这两天,韩国留学生们的回国日期越发靠近了,到处是轻松玩乐着准备着回国的韩国学生。他也要回去了,本来所有的学生都只在中国呆半年,他是为数不多的呆了整整一年的学生——可就在这多呆的半年里,甚至,是这最后的一个月里,我们相遇了!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编辑:深蓝色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