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口述实录 > 正文
E风尚  2005/5/24 9:23:00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爱情  媳妇  

  里昂的学校多些,更容易申请,工作机会也比安纳西多,2003年元旦,曹非便来到了里昂。

  因为她来法国时间不长,法语还不是很好,对里昂又不太熟悉,所以很多事情她总是找我帮忙;曹非对我的感谢就是做中餐给我吃。她的厨艺很棒,我那长期被西餐弄坏了的胃,突然一下子能享受到这么地道而且免费的家乡饭,那真是一种奢侈。

  在逐渐的交往中,我们感觉彼此“口味”相投。我发现曹非是个生活态度很严肃的好女孩,这在那样的留学环境里显得很可贵。在彼此的珍惜中,我们2003年4月正式确定了恋爱关系。

    曹非来到里昂时,我参与创业的那家公司已经初具规模,我作为项目工程师整天在外跑业务、做项目,披星戴月是常有的事,很少在家里吃午饭。

  为了让我的胃少受西餐折磨,曹非每天早起给我做早餐和中午的便当,晚上我回家后她还要给我准备夜宵。公司同事都羡慕不已,总是抢我的便当吃,还说愿意用5欧元来买我的便当呢。我说,给我多少钱也不卖,只给他们尝一点。

  曹非在一旁得意地说:“我给他带去的便当取了个名字,叫‘爱心小便当’。”陈昊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

   留学生活真的不如大家想像的那么美好,囊中羞涩,物价高昂,日子过得很艰辛,但因为有爱情的滋润,也算苦中有乐。

  那时,我们最大的乐趣就是每个周末去索纳河畔的早市上买菜。我们先是逛遍整个菜市,然后找到最便宜的一家,去得多了,那里的菜农都认识了我们这两个“特别”的中国人。

  早市上会遇到好多有趣的事。2003年圣诞节那天,我们背着购来的一大袋菜回家时,在大街上看到一个老乞丐和一只老狗。天空飘着雪花,狗蹲在地上,头上顶着一个破棉帽,泪水从眼角不住地往下流,我们走过时,狗的那双泪眼一直随着我们移动,本来我们也是穷人,扔下一欧元的硬币对我们来说也不容易,但那只狗的那双泪眼,让心地善良的曹非走过去之后忍不住又回头,说:“昊,我们还是给他们留一欧元吧!”

  自从跟曹非在一起后,我就再没在外面的理发店理发了,全是曹非给我剪头发。第一次,她在我头上整整鼓捣了3个小时,剪得参差不齐。后来,她竟然越来越熟练,剪出来的发型比外面理发店的还棒。

  “理一次发的费用合成人民币得好几百元,我们都是普通工薪家庭出身的,知道父母送自己出来的每一分钱都是辛苦钱,舍不得在这种事上花钱。”说起留学经历中的那些艰辛,陈昊显得很平淡,仿佛诸多的压力都因为有了爱情的阳光照耀而变得灿烂起来。

  曹非抢着说:“2004年春节,我回武汉过春节,再去法国的时候,什么也没带,就带了一套理发工具,很齐全呢!”

他给我的结婚礼物是烤箱

  我所在的公司正处于快速上升时期,我作为创业者之一,应该是有很好的前途,而且公司老板也正在为我办理10年期的长期居留证,我的月薪也达3000多欧元,但在法国的5年生活经历让我深深感到,作为一个中国人在异国要想真正发展事业、进入主流社会阶层,仅仅靠自己的努力是不行的。这不仅仅是个人的问题。我萌生了回国创业的念头。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编辑:沙鸥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