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网站首页 > 情感 > 作家专栏 > 正文
瑞丽网  2010/3/5 10:55:17  分享到:
0

   关键词:深度苏醒  怀旧船长  情感图书  情感    

"我想,可以将帐篷拆了,当帆。不过,这样一来,就只有一顶帐篷了,不方便。"他终于说。

"那就拆吧。"欧阳漓经过一夜的思想斗争,深感疲累,心想有无帐篷,又有什么分别?心上的帐篷一旦拆除,就算是钢铁铸就的帐篷,也无济于事。

草草吃毕早饭,木筏完工。季汉宇用欧阳漓那顶帐篷充作简易风帆,置于木筏前部,两边各设一桨。他知道欧阳漓力气甚小,难以与自己划力相当,因此设计时两桨均能抄在手上,以便左右平均使力,荡筏前行。欧阳漓只须坐在木筏前端,扶着撑帆的短桅,任由季汉宇操作即可。

此时太阳钻出云层,直射海面;极目望去,海面风平浪静,空气有些潮湿,天气因而变得有些闷。季汉宇为防黑白礁上有变,将那刃口已钝的砍刀带上,给了欧阳漓一瓶矿泉水,然后弓腰拖动木筏,准备下水。木筏很沉,幸而海滩与海水之间呈斜坡状,沙子柔软,距离并不太远,倒也不是特别费事。

渐渐接近海水,季汉宇示意欧阳漓脱了鞋袜,赤足下水;自己亦将运动鞋脱了,拴在腰上,慢慢将木筏放入水中。待木筏浮起,才扶欧阳漓上筏,自己则推筏前行,直至海水过膝,才翻身上筏,挥桨划水,沿岸进发。

此时海上无风,帐篷做成的简易帆毫无用处。季汉宇绾了袖子,双臂用力划桨,木筏便缓缓向前,驶向海平面的褶皱里。欧阳漓上岛时坐的是挂桨机船,与这木筏全然不同。小船船体密封,又有机械动力,往来海上,自是方便;而木筏漂浮海上,毫无依托,无风无浪尚且摇摆不稳,若遇风浪则危险加剧,让她的心悬了起来。不过由于季汉宇操作熟练,海上只有微波,沿小岛行程数里之后,欧阳漓虽有些眼晕,但还是慢慢适应了。她见季汉宇吃力划桨,心下不忍,有心上前帮忙。季汉宇便让出右边木桨,扶她坐定。欧阳漓双手扳桨,胡乱划动,不得要领,木筏左右漂移,水花飞溅,弄湿了她的衣衫。季汉宇耐心讲解,说双桨必须密切配合,才能借力向前。欧阳漓本就聪明,一旦静下心来,便能逐渐与他配合。随着二人心意相通,木筏顺利航行,欧阳漓虽累得双臂发麻,额头冒汗,但随着木筏行进,她亦感觉与季汉宇之间的裂缝,随着一桨一桨的划动,逐渐平复。

木筏绕过小岛东侧,天气变得阴晦,太阳再次钻进云层,有海风一阵接一阵地吹来。季汉宇见时机已到,将帆扯直。海风一送,风帆鼓起,小筏顺风前行。飘荡之间,欧阳漓顿感一阵畅快,心头阴霾,消于无形。

季汉宇不时用桨划水,校正航向。小筏逐渐远离小岛,向黑白礁驶去。

待木筏临近黑白礁时,欧阳漓回头一看,小岛已渐渐远去,而自己则与季汉宇置身于茫茫大海之上,一种说不出的渺小与无助袭来。幸好海面还算平静,若是波兴浪涌,在这小筏之上,随时都有可能落水。欧阳漓虽常在都市里的浅池游泳,但面对深不可测的大海,心里没底。幸好季汉宇在她身边,若要让她一个人驾筏航行,就算情人礁上有无尽宝藏,她也不敢一试。

渐渐接近黑白礁

编辑:可可


   
分享到:
0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显瘦=遮盖”的想法,也该歇歇了!巧妙地利用局部露肤,挑选潮流款式,在有勇气尝试和掌握露肤比例间,恰当拿捏,就能“贪心”地在拥有时尚感的同时,穿出好身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