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网站首页 > 情感 > 作家专栏 > 正文
瑞丽网  2010/3/5 10:55:17  分享到:
0

   关键词:深度苏醒  怀旧船长  情感图书  情感    

她下意识地看看表,十一点了。该回去睡觉了,她想。她以手撑地,有些艰难地起身,嘴里说道:"我该去休息了,你也累了……"

季汉宇突然间也变得笨拙了。看来还是留不住她……他的心有些凉。她不用多说,他就知道她的为难。但要他在这个晚上再送她离去,他不甘心。他知道以他的孔武有力,她只是网中的鱼儿。然而,这毕竟只是本能的冲动。一个下午,他拼命地劳动,就是以最原始的方式去消解这种冲动,企图用汗水去浇灭熊熊燃烧的烈焰。他暗暗恨自己没有出息,恨自己不能做个真正的君子。可是,他真的没有办法。他试验过,当一个男人面对自己心爱的女人时,汗水比油更能助燃……扎筏、盖房子、钓鱼,这一切,如果没有欧阳漓,毫无意义!想到这些,他的脸泛起潮红,呼吸有些急促。当他看着她真的挣扎着爬起来,甚至连"晚安"都不说就要离去时,他头脑里只有轰轰声。他终于伸出去一只手,铁钳一样夹住了她的胳膊,几乎是低吼:"……阿漓,能不能……留下?"

"不能……"她的声音低得连她自己都听不见。但她还是甩开了他的手,一步一跌地向外走去,如同一只受伤的小猫,艰难地爬向自己的窝……

季汉宇的手仍然伸着,如一个溺死的人,保持着死前挣扎的姿式。夜真的静极了。他听见她终于钻进了小帐篷。他听见她重重地摔在铺好的毡子上。最后,他听见她低低的啜泣……

季汉宇脑子里白光闪过,热汗像破茧的飞蛾努力钻出毛孔。他的心好冷,身体好热。他吹灭蜡烛,踢掉鞋,脱去外衣,只穿一条裤头,赤着的身子绷成一张弓。几分钟后,这张弓将他从帐篷里弹射出去,射过海滩,射向冰冷刺骨的大海……

海的气息是那么熟悉,海的怀抱是那么宽广。海接纳了他,任由他的身体无限地进入。他张开双臂,疯狂地往前游。他觉得自己是一条在岸上几近窒息的鱼,猛然回到了故乡!他自由了,平静了,因为他已将身体全部淹没在冰冷的海水里。寒气层层刮过肌肤,完全熄灭了他的烈焰。他清醒了。他冲出水面,喷出一口水,放开喉咙长长地喊了一声。他的声音在辽阔的海面显得那么苍凉和单薄,瞬间被淹没了,但他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畅快。他振动双臂,激起层层水花,一直向无边的海游去……

当季汉宇再次游回岸边时,他分明听到自己牙关打战的声音。夜仍然很静,他放轻脚步,悄悄地绕过欧阳漓的住所,猫腰钻进自己的帐篷。身上残留的水,正顺着他的背脊往下缓慢地流,于是他摸索着找毛巾。突然,他的手摸到了一个光滑的身体,使他猛地打了个寒战……他还没来得及想这是怎么回事,就被一双温暖的手一拽,倒了下去。

身下,是一块柔软的毡子。他的身子僵在毡子上面。但是他的右臂弯处,一个柔软而温暖的身子已准确无误地贴在那。

良久,他们都没有动。

黑暗中,她的声音终于响起:"你……这是何苦?"

编辑:可可


   
分享到:
0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显瘦=遮盖”的想法,也该歇歇了!巧妙地利用局部露肤,挑选潮流款式,在有勇气尝试和掌握露肤比例间,恰当拿捏,就能“贪心”地在拥有时尚感的同时,穿出好身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