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网站首页 > 情感 > 作家专栏 > 正文
瑞丽网  2010/3/5 10:53:28  分享到:
0

   关键词:深度苏醒  怀旧船长  情感图书  情感    

"哦?"季汉宇一怔,"其实我好多年没吹了,生疏得很。好在这曲子是老爷爷教的乡间小调,我只是凭着记忆胡乱吹奏而已。要是老爷爷还在世,自然吹得更好,我可差远了。"

"我看不尽然。"欧阳漓摇摇头,"我分明从你的箫声中听出了你的心声,似乎是对你自己人生的咏叹吧。假如你还是当年那个学吹箫的少年,曲子可能吹得更优雅,但这其中的神韵,恐怕就吹不出来了。"

季汉宇如遇知音,深邃的眼眸如星般闪亮了一下。但他随即叹了口气:"你的评价太高了,让我深感惭愧。实际上,老爷爷吹箫,那才叫出神入化。就是普通人,也能听出他的箫声中,有风,有雨,有鸟鸣,有牛嘷。所以,每当夏季,天气酷热,大家就坐在院子里听他吹箫。我们小孩子,听着听着就觉得凉爽了,眼皮开始打架,不知不觉间就躺在母亲的怀里睡着了。可惜,没有人懂得他的箫声。要是他遇到了你,可算遇到知音了。"

"你在抬举我?"欧阳漓认真地摇了摇头,"你这种说法虽然有点道理,但还是不完全对。固然,像我们这种读过几本书的人,会产生一些联想。甚至,懂得音律的专业人士,可能会有千奇百怪的解读。但我想,老爷爷饱经沧桑,吹箫决不是为了得到世人的承认,也不是想找什么知音,而是他与自然沟通的一种方式。能让人感觉凉爽,能成为最好的催眠曲,能表现生命的鲜活,老爷爷的心就变得干净,真正地融入了自然。或许,对老爷爷而言,这才是他的追求吧。"

季汉宇只得点头称是。

此时篝火几近熄灭,潮水渐退,潮声变得更加沉缓,几无可闻。一阵海风吹来,欧阳漓微微打了个寒战。季汉宇立即蹲下身子,将烧断的柴草拢在一起。一会儿,火光熊熊而起,逼退了如水的月色。

"该你了。"季汉宇终于再次催促。

欧阳漓清了一下嗓子。显然,在季汉宇生火的当儿,她就已静心准备,或是一直都在准备。她知道自己喜欢唱歌,从小就唱得不错,曾参加过中学和大学的合唱队,对唱歌本就下过不少功夫。但自从参加工作以后,她就唱得少了,后来,在应酬客户时,不得已在各种歌厅唱"卡拉OK"。在那种乌烟瘴气的环境下,烟味酒气熏人欲呕,哪有兴致真正地放歌一曲?今晚,季汉宇一曲洞箫,唤醒了她沉睡的音乐细胞。在月色下,沙滩上,海潮声中,心仪的男人身旁,即兴高歌,当是平生快事。于是她略侧身子,斜对季汉宇,让清冷的月华照在脸上,准备歌唱。

欧阳漓紧张,而季汉宇比自己表演还要紧张。自从见到欧阳漓以后,他就认定她是自己生命中的女神。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强烈地牵动着他的神经。第一次在雾气弥漫的水池里听到她的声音,就被那种胜似黄莺般的嗓音所迷醉--说话尚且如此,那么歌唱,定然有别样的韵味。因此,他全神贯注,不敢分神,生怕错过了一秒。

编辑:可可


   
分享到:
0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显瘦=遮盖”的想法,也该歇歇了!巧妙地利用局部露肤,挑选潮流款式,在有勇气尝试和掌握露肤比例间,恰当拿捏,就能“贪心”地在拥有时尚感的同时,穿出好身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