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网站首页 > 情感 > 作家专栏 > 正文
瑞丽网  2010/3/5 10:53:28  分享到:
0

   关键词:深度苏醒  怀旧船长  情感图书  情感    

在归来的路上,欧阳漓似乎并不开心,不时看看塑料袋里的小鱼。季汉宇心知她仍然难以取舍,也不好相劝。二人默默地走了一阵,欧阳漓突然说:"汉宇,咱们不吃这条小鱼了,行吗?"

"它的生命现在属于你,你有权作任何决定。"季汉宇温柔地看着她。

"可是……可是我又想尝尝它的味道。"欧阳漓躲避着季汉宇的目光。此时太阳扫清云烟,侧照在她俊俏的脸上,红扑扑一片,娇艳可人。

"那我跟你讲个故事吧。"季汉宇继续往前走,没再回头。

"好啊,"欧阳漓也想,暂时停止这种思想斗争吧,或许能忘掉这条鱼。唉,不过是一条鱼嘛……

但听季汉宇富有磁性的嗓音传来:"从前有一个渔夫,总是清晨出海,日落归航,日子过得倒也悠闲,就是四十多岁了,还是单身一人。因为家里穷,娶不上媳妇。打鱼卖的钱,都给他母亲治病了。他的母亲满头银丝,不仅眼瞎,还得了一种怪病,浑身流浓水,百药无效。但这渔夫是个孝子,到处寻医问药,一直持续了十多年,母亲的身体结了疤,又烂;烂了,又结疤,如此反复。后来渔夫听说崂山的道士有一种灵药,可以治好母亲的病,便赶到崂山道观求药。那老道告诉他,世上有这种药,但很难配,需要长白山的熊胆、天山的雪莲作药引。药配好后,用药熬鱼汤喝才会好。但这鱼不能是普通的鱼,必须是通体雪白的海鱼,而且必须是活鱼熬汤才有效。这渔夫想,自己就是打鱼的,这鱼倒是好办,只是前两味药引不太好弄。然而为了治好母亲的病,他便不辞辛苦,上了长白山,与熊搏斗,差点被熊吃了;又万里远赴天山,终于在峰顶寻着雪莲,差点冻死,还摔伤了腿。就这样,经过两年多的努力,他终于回到了小渔村,找齐了道士方子上所有的药,就等下海捕捞雪鱼了。

"然而让渔夫没想到的是,几个月下来,不仅没捞到雪鱼,连平时手到擒来的蟹虾都没有捞到一只。他不得不四处借债,艰难度日,即使是刮风下雨,他也驾着小船出海,一次次撒下希望的网。

"这一日傍晚,风急浪高,别的渔民都早早回家去了。这渔夫却仍饱含希望,一次次撒网。天渐渐黑下来,渔夫决定撒最后一网,然后收工回家。这最后一网,渔夫一收,心里就明白又放空了,因为这网实在太轻了,连海藻都没捞着一把。他垂头丧气地将网提上船来,连看都懒得看一眼,就将网胡乱一收。突然,他听到船板上一声轻微的响声,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动。他定睛一看,原来是一条细长的鱼,通体雪白,和道士所言的丝毫不差,正在网中挣扎。渔夫大喜过望,将鱼从网中捉出来,捧在手里,对着黑沉沉的大海跪下去,泪水长流,感谢大海让他找齐了治疗母亲疾病的药引。

编辑:可可


   
分享到:
0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显瘦=遮盖”的想法,也该歇歇了!巧妙地利用局部露肤,挑选潮流款式,在有勇气尝试和掌握露肤比例间,恰当拿捏,就能“贪心”地在拥有时尚感的同时,穿出好身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