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网站首页 > 情感 > 作家专栏 > 正文
瑞丽网  2010/3/5 10:53:28  分享到:
0

   关键词:深度苏醒  怀旧船长  情感图书  情感    

季汉宇身体微侧,面朝大海,目光投向微波涌动的海面,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将箫送往唇边。

但好一会儿都听不到箫声,只有沉缓的海浪声一层层涌进耳鼓,将欧阳漓的记忆和思绪一点点地抹去;身体也似乎在漂浮,在游弋,浑然不知所在。再看月色下的季汉宇,如同一尊雕像,坚硬,沉寂,淡然,似乎进入了一种空灵的入定状态。

良久,一声低沉的箫音响起。这箫声擦着海潮的余音而来,自然而然,直若炎热的夏季,一缕清风掠过林梢。继而,箫声丝丝缕缕,相互间迂回缠绕,经过绞合,逐渐变得坚韧,有如粗绳破空挥出。随即,箫声由窄变宽,犹如马过峡谷,直赴平川,前程无比壮阔。忽地,尘埃荡起,万马齐嘶,大地轰然颤栗,隐然有风雷作响,但瞬息于天际湮没,只闻沙尘激扬之声,箭羽般飞射而至,万千尖啸混杂其间,化作尘泥……箫声忽转,仿佛春和景明之日,万里轻尘不飞,流泉漫过碎石,芳草连天疯长,飞鸟振翅离巢。须臾,箫声昂然而起,恰似野风刮过岩洞,飞瀑直泻前川。这欢畅淋漓之音,一泻千里,风从云生。渐渐地,萧声变得凝重,压抑,如同大江阻塞于巍巍山岭之间,狂风消散于莽莽丛林之中,只留下无奈的叹息,却又袅袅不绝。欧阳漓闭上眼,仿佛看到阴云低垂的四野,田地荒芜,房舍坍塌,鸡犬不闻,杳无人迹,惟有阴风低号,一派凄苦。欧阳漓被这种悲凉的气息所笼罩,不禁鼻子一酸,差点掉下泪来……渐渐地,萧声如九曲黄河,绕开阻塞,缓缓前行,蓄势待发。终于,箫声化作连天细雨,进而形成暴风骤雨,顷刻之间,溪谷之流骤然汇聚,山洪喷发,摧枯拉朽,撕山裂土,一往无前:但闻惊涛拍岸,骇浪击峡,终于势不可挡,千里奔流,直入大洋,被潮声一吸,余音尽灭……欧阳漓听得血脉贲张,只觉无比畅快。箫声忽又离潮而起,但觉旋律悱恻缠绵,似是情人抵足低语,互诉衷肠恨时短;又似恋人执手相送,千言万语鲠喉头。这绵绵情意,由淡到浓,由浓至深,终于化作无尽的思念,融于空气和水,伴随着时间和生命,永存于天地之间。欧阳漓的心被这种似水柔情所淹没,想大笑,想唱歌,想踏浪而去,想插翅远飞。

随着最后一声长音划破夜空,箫声已渐渐远去,终于消逝在低缓的潮声里。欧阳漓的心却随着箫声飘移、远去,身体变得轻若鸿毛,飘飘欲飞。刚才,她的意念随着这变幻莫测的箫声,瞬间体会了万物的消长,尘世的变迁,命运的沉浮。直到季汉宇收起洞箫,欧阳漓才发现火光早已暗下去,月光却亮起来,宽阔的海滩如银霜铺地,她和他的影子叠印其上,仿佛梦里一般。

"献丑了。"季汉宇回过头来,看着凝目远望的欧阳漓,"现在该你了。"

"是该我了。"欧阳漓回过神来,看着面色平静的季汉宇。"其实你已经表演了两个节目,第一个是讲了老爷爷和箫的故事,第二个是吹奏了一首我无法听懂但却能将我的意念无限延伸的曲子。"

"我怎么没有什么感觉?"季汉宇微微一笑。

"你是局中人,不是局外客。"欧阳漓真诚地说,"你只是注重将情感融入箫声中,但听箫的人,却能从不同的角度去理解箫音,甚至加上自己的情感,去无限放大箫声中若隐若现的感觉,将记忆中的无数画面调动起来,与箫声相融。其实箫声只是音乐,但人的感觉器官有相通的功能。我想,音律是最容易调动人的情感的,然而最能打动人的音乐,当然是自然的声音。听你吹箫,能感觉到自然的气韵,小到花叶沙尘,大到江海洪流。当然,更重要的是你将人生的起伏、命运的沉浮蕴含在箫声中了。说真的,我不懂音乐,但我的情绪却不得不随着箫声的变化而变化。"

编辑:可可


   
分享到:
0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显瘦=遮盖”的想法,也该歇歇了!巧妙地利用局部露肤,挑选潮流款式,在有勇气尝试和掌握露肤比例间,恰当拿捏,就能“贪心”地在拥有时尚感的同时,穿出好身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