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网站首页 > 情感 > 作家专栏 > 正文
瑞丽网  2010/3/5 10:51:31  分享到:
0

   关键词:深度苏醒  怀旧船长  情感图书  情感    

"我也会想你。"她有些感动,扭身在他脸上啄了一口。

飞机开始下降。欧阳漓深吸了一口气。窗外阳光灿烂。五月中旬的天气,无论在哪个地方,都不会太坏。

季汉宇身着一身老式的牛仔装,手捧一束火红的玫瑰,在机场迎候。他看上去似乎有些消瘦,但眼神更亮了。他接过她的行李箱,与她并肩前行。让欧阳漓略微失落的是,再次见面,并没有想像的那么具有诗意。他们像别的旅客一样寒暄,一样保持着只到友好层面的距离。然后他们上了一辆出租车,往海港驶去。

时近中午。为了赶时间,季汉宇并没有请欧阳漓吃饭。十一点四十五分,班轮准时起航。季汉宇始终保持着微笑,但并不多话,像一个时常接待外来访客的工作人员。欧阳漓上了船,进入这艘小型客轮的主舱,挨着季汉宇坐下。四周是操着方言大声说话的乘客,边聊边看电视。

船一开始极其平稳。舱外的海面呈现出瓦灰色,间或有杂乱的浮物伴随着泡沫,一晃而过。船的马达声轰然作响,震得欧阳漓头昏脑胀,根本听不清电视的声音。她突然有些烦躁,侧脸看季汉宇。他正在看她。他的眼里充满关切,让她心中一暖。

"我们先到陈家岛,再去那个无名岛。要是饿了,我们就在船上吃点东西。"季汉宇轻声对她说。

欧阳漓看了一眼有些油腻的船舱,摇了摇头:"我不饿,你吃吧。"

季汉宇又微微地笑了。只一眼,他就看出了欧阳漓的心思。显然,这种环境,不能调动她的情绪。然而条件如此,也只得将就了。

渐渐地,客船远离了陆地。碧蓝的海,在明亮的骄阳下一望无际。由于航速很快,船身左右颠簸,让欧阳漓感到有些眩晕。季汉宇却泰然自若,让她尽量不要看窗外闪动的海波。然而,在大约一个小时后,海上浪头翻涌,将这艘客轮猛烈地掀动。高声说话的乘客也禁了声,各自死死地抓紧了扶手。欧阳漓感到五腑错位,一阵阵恶心像窗外的浪头一样涌上来。她不自觉地伸手乱抓,正好握住了季汉宇温暖的手。

季汉宇及时在扶住了她,让她靠在自己的肩头。"这是点小风浪,不会有事的。"他安慰她。但是,对于从未坐过海船的欧阳漓而言,这种折磨让她生不如死。风浪越来越大,马达声嘶哑地叫着。在船体倾斜地时候,就有浪头扑打在窗玻璃上,弄得本就粘满污渍的玻璃更加模糊不清。当胃里残存的食物第四次涌上喉头时,欧阳漓终于忍不住呕吐起来。幸好,季汉宇及时将垃圾袋张开。

编辑:可可


   
分享到:
0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显瘦=遮盖”的想法,也该歇歇了!巧妙地利用局部露肤,挑选潮流款式,在有勇气尝试和掌握露肤比例间,恰当拿捏,就能“贪心”地在拥有时尚感的同时,穿出好身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