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网站首页 > 情感 > 作家专栏 > 正文
瑞丽网  2010/3/5 10:43:32  分享到:
0

   关键词:深度苏醒  怀旧船长  情感图书  情感    

“欧阳女士的家庭一定很幸福吧?”见她没说话,他问。

“过日子嘛。”她回过神来,勉强笑了笑,“他是个好人,能干,负责,顾家,就这样。”

“他真幸运。”季汉宇似乎意识到当前谈论这个话题可能有再次陷入僵局的危险,便发出了邀请,“我想邀请你到对面的船型小楼上喝点东西,请不要拒绝。”

顺着他的目光,欧阳漓看见露天广场的对面,有一座船型的小楼。小楼被树阴笼罩,夜风中微微晃动着几只半明半暗的灯笼,平添了几分静谧。看着季汉宇真诚的眼神,她点了点头。

事后,欧阳漓不止一次反问:是自己本来就渴望一次令人心悸的约会?还是自制力尚不能抵御一个魅力男人的诱惑?或者,二者兼有?这实在是个难以回答的问题。

她只知道,当她上了那座船型小楼,她沉睡的灵魂被叩醒。这个叫季汉宇的男人,病毒一样潜入她的大脑,再也删除不掉……

2.

欧阳漓32岁,是著名网络媒介灵狐在线的董事兼文化频道主编。老公汪然35岁,爱好汽车的他与朋友合伙开了一家4S店。对欧阳漓而言,汪然就像客厅里悬挂的仿制油画《红罂粟》中的风景一样极其熟悉而又遥远——虽然同处一个空间,但画里的风景已然定格,不再有泥土的芬芳和袭人的花香从空气中弥漫开来。严格地说,七年前她嫁给汪然的那个晚上,她所期待的浪漫柔情并没有出现。醉得一塌糊涂的老公像长满铁锈的水笼头一样喷出五颜六色的秽物后,用类似发情母猪哼叫的鼾声陪伴她度过了漫长得令人窒息的下半夜。

欧阳漓同北京地铁里抢座位的同龄人一样,其经历乏善可陈。当她出生在离京城只有60公里的一座小县城时,汪然已能撒着小脚丫跑完北京琉璃厂整条街了。汪然的父亲在毛主席站在开安门城楼宣布新中国成立的前两个月,从大别山深处跑到京城投靠他的将军兄长,从此在琉璃厂卖字画为生。后来,娶了一个据说是从窑子里改良的北方媳妇,结婚18年后那女人才来月经,22年后才有汪然。汪然生来就是北京人,而欧阳漓拥有北京户籍就困难多了。

编辑:可可


   
分享到:
0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显瘦=遮盖”的想法,也该歇歇了!巧妙地利用局部露肤,挑选潮流款式,在有勇气尝试和掌握露肤比例间,恰当拿捏,就能“贪心”地在拥有时尚感的同时,穿出好身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