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网站首页 > 情感 > 作家专栏 > 正文
瑞丽伊人风尚  2008/4/22 10:31:00  分享到:
0

   关键词:瑞丽伊人  小说  专栏  连谏  爱情  

2

夏季早晨,8点的阳光,已足够毒辣,它们骄傲地林立在车上,把我残存不多的修养一点点给烤得爆掉了,我探出头去气势汹汹地看他,想斥他太没绅士风度,张了张嘴,又作罢了,女人一旦要求男人绅士,往往是已主动站到了弱势位置,期待他照拂了。

我并非女权主义者,只是,不喜来自别人的垂怜。

按下车窗,眯着眼,看着他。

白赤赤的阳光下,他当然不会知道,小时候玩捉迷藏,我曾在阁楼的箱子中睡了一天一夜,任凭外面呼天抢地不为所动,说这些,只是为了说明我耐性超人。

所以,这个早晨,当然也是我赢。

见他气哼哼地把车向后倒,我冲他打了响亮的呼哨,用最快的速度,抢占了最后一个车位,然后,进行了有史以来的第一次迟到。

想着他气急败坏的嘴脸,我钩着脑袋,窃笑了一下。

写字间的早晨是静谧的,偶尔,有键盘声以及窃窃的说电话声从格子间上空飘出来,昏昏欲睡的日光灯管枯燥地亮着,我穿过麾下几员干将们的问好,奔向写字桌。

这是个令人沮丧的早晨。

尚未坐定,罗立就用内线把我叫了进去,然后,我便灰头土脸地拿起包,奔向电梯。

我把带回家做的案子忘记带回公司了。

出了电梯, 手机响, 接了,就听罗立说: 下午才用呢, 不要急,路上小心开车。

我面无表情地“嗯”了一声就收了线,有时,温暖太多,就成了习惯,任何美好的东西,一旦成了习惯,它的好,就消失了。

有着太多恩义的感情,就如体弱小儿,易病且难医,后患无穷,所以,我不想因感动而去爱罗立。

这样的话,我和罗立说过数次,他的反应总是千篇一律:追你是我一个人的事,你没必要放在心上,更没必要当成负担。

他知我是个不肯承担任何恩义的女子,便也不曾献宝似的向我邀功说为了我他把婚都给毁了。

他挑明一定要把我追成罗太太之后,就和远在美国的太太离婚,当然,我的魅力还没大到可轻易瓦解一桩婚姻的分儿上,他们不过是分居太久,一个不肯去、另一个又不肯回地终于崩溃而已。

他笑起来显得城府很深,我却纸一样苍白而浅薄,有着即将被一击而溃的脆弱。

曾有朋友问我,究竟不喜欢罗立哪里?我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只好说:他城府深得让人恐惧。

这是惟一能道给人听的理由,其实,爱与不爱是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本没有什么理由,若有,不过是搪塞旁观者的借口而已。

 

 情感编辑推荐阅读

 爱是有故事的旅行

 忘掉不快乐重拾亲密

编辑:筱筱


   
分享到:
0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显瘦=遮盖”的想法,也该歇歇了!巧妙地利用局部露肤,挑选潮流款式,在有勇气尝试和掌握露肤比例间,恰当拿捏,就能“贪心”地在拥有时尚感的同时,穿出好身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