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言情小说 > 正文
瑞丽网  2006/4/21 15:41:00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O    

  “学了的,学会的,

  忘了的,忘吗?不想!”

  惊愕的眼神,在进入那间冰冷的病房的瞬间,我清晰地看到了。

  “愣在那干什么?”我微笑着走到小宁的床前,他的手背上插着针头,头上还了
纱布,干净的白被弹盖着他的腹部,露出了穿着病人衣服的肩膀,他的样子看起来那么平凡和小飞比起来,他只能是一个可怜的悲伤独角兽。

  不过,干干净净的他看起来比前几次看见他的时候感觉要好很多,他的眼神很有故事,我一直找不到答案。现在,我好像有一些明白,他的所有故事都是他的过去,他那些未知的童年,我想他是个很真实的人。

  “怎么会知道我在这?”他的声音依然很有味道,我发现我迷恋这种声音。

  “总之我有我的办法,昨天晚上我一直在等你,不过算了,我知道你并不是故意的,就原谅你好了。”我一本正经得说,说完,把手里的衬衫丢在了床上,“你不需要感谢我什么,你这个人倒也够傻,救人对你有什么好处?”我看见了他头上厚厚的一圈纱布,我就开始无端的生气。我对自己的气愤没有很好的解释。

  “他是我的一个好朋友,我的手现在不能干活儿,都是他在帮我做。我想,总应该报答一下吧。”小宁平静得说着,伸出手拿起了我扔在床上的衬衫。这是我才发现,他的手上还缠着很厚的纱布,纱布虽然厚,还是有血渗了出来。我的心开始颤抖,我突然认识到自己那天晚上的错误并没有那么简单。如果不是我,他就不会失去工作能力,也不会因此受伤进医院。我是个喜欢恶作剧的女孩,但是我并没有想过恶作剧的果很严重到流血的地步。我还没有满十八岁,我的眼睛告诉我我还是个不懂事的孩子,而且,我做了不可饶恕的错事。

  “对不起,我是认真地说。”我的声音轻轻的颤着,听起来很有可怜兮兮的味道。

  “算了,其实昨天我并不是真得要爽约,只是——”小宁认真的解释,我觉得他的眼睛全是诚恳,我开始拉小提琴,拉欢乐颂。这是我早就想好的,也许音乐会让他进入我另一个世界,希望我的另一个世界可以给他带来快乐。

  小宁好像没有想到我会有这样的举动,静止在病床上,一句话也不说,我可看得出来,他听得很认真。一曲结束了,我放下小提琴,得意地看着小宁。本来我以为我会听见他说他从来没有听过这么完美的琴声,或者说你在音乐里面的样子好美之类的话。

  可是意外是我唯一的感受,他冷冷得说:“做完了你要做的,就请离开吧,并不是很想和你呆在一个房间里。”他的声音里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我看着自己的心慢慢的变成一颗枯萎的花。

  他本就不该原谅我的,这并没有什么好意外。如果换了我,有人对我做了那样的事情,我应该会让他生活在地狱般的痛苦里,永远逃不出来。我转身,我发现自己的脚步里全是不舍的情绪。在拉开门的瞬间,我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很想留在这看着他,听他说话,可是他的话已经向世界宣布我是个完全不受欢迎的人。

  “那你以后还会去那里健身吗?我是说你没有必要因为我而改变自己的生活。”我已经走出了门外,可是还是不死心,把头探了回去小心翼翼的问。

  “不知道,不过,如果你在的话,我就不去招惹你了。”这么冷的话一下子把我推出了门外,我顷刻间觉得自己的表现很差,我是一个这么美的女孩,我不应该这样低声下气的和一个讨厌自己的男人说话,可是,我不明白自己最真实地感觉,不知道自己正在轻松着,还是沉重着。

编辑:深蓝色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