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言情小说 > 正文
瑞丽网  2006/4/21 15:30:15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K    

“轻柔的风其实是空气的哽咽,

   睡吧,像化掉的白色巧克力。”

  我坐在石阶上,眼睛抛向不知名的远处,这已经是我第五百零八次远眺了,黄昏正在悄悄的张开双臂,拥抱着灰色的空气。

  “小宁不会来了。”我自言自语,我应该想到,就在昨天,一个不讲道理的女孩儿让他受了伤,他怎么还会再次出现呢。可是他的衬衫在我这,他应该回来取回他自己的衬衫。这是我给自己找到的唯一一个他可以来的理由。

  一整天,几乎就是一整天,我都一边摸着那件衬衫一边看着那块运动场,我在幻想他的影子会突然的出现,我甚至做了决定,只要他可以出现,我可以让他随便的惩罚。

  可是,空荡荡的场地让我的心也变得空荡荡的,我就一直坐在石阶上,身边就是生了锈的双杠,上面的“强力粘合剂”应该已经失效了,可是它所造成的伤害却依然存在,我看着那一抹血迹,那愤怒的眼神好像就停留在双杠周围的空气中,不停的啃噬着我的心。

  星星出来了,月亮也在天上慈祥的看着她的所有孩子的脸,夏天的风有时候也会很凉,我觉得冷。我的怀里紧紧地抱着那件衬衫,“他真得不会来了——”我的失望像一块久未融化的冰突然遇到了烈火,融化成一颗颗水分子渗进我的每一个细胞。

  我只是想说对不起,为什么你连机会都不给我呢,我还会再看见你吗?不眠的夜,我轻轻的吟唱:OK? OK? Plese  forgive  me !

编辑:深蓝色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