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言情小说 > 正文
瑞丽网  2006/4/21 15:10:23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G    

  我对着镜子打扮了一番,发现自己原本是不需要打扮得,因为自己本来就是美丽的化身,我有选择了一身很淑女的衣服,我对我自己的举动表示不理解。尽管如此,我的拖鞋还是跟着我手里的那一瓶“强力粘合剂”一起到了废运动场。生了铁锈的双杠就在我的面前,我的笑容像吃了糖果一直在我的嘴角满意的坐着。

  时间差不多了,我该实施我的计划。我的小可爱,我的“强力粘合剂”,我小心翼翼地把它均匀的涂在生锈的双杠上面,一遍又一遍,如果这是一项考试,那我的分数会是一百二十分。

  现在,不用我解释,所有的读者都会知道我的计划。我就坐在旁边的石阶上,静静的呼吸着我最爱的这段空间里的特有的无色气体,我的眼睛不停的徘徊在远处。我开始担心,担心那个可恶的人一晚上都不出现。

  时间这东西实在让人讨厌,难怪我一次又一次的骂它。记得白天的时候我还嫌它走得太慢了,可是现在,他又好像急着去见一位好朋友,匆匆忙忙的,不,它更像一个产妇急着要赶回家给孩子喂奶,它真让人难过。惨了,所有的计划都泡汤了,月亮的脸已经露出了一半,那个讨厌的人连个影子也没有出现。我嘴里不停的咒骂着,失望的将眼睛放到远处,我差一点惊呼,因为——那个高大的影子出现了,像一尊古老的雕塑,很有力度的移了过来。我兴奋得差一点贴着上帝的耳朵大叫两声。

  就是这个人,没有错,一件破衣服搭在肩膀上,月光下可以看清他裸露在空气中的红黑色皮肤。这种人,怎么也不会有小飞那么白皙的皮肤,哼!我不屑的哼着看着他一步一步地走了过来。

  “今天怎么这么晚,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我大声问,之后的一秒钟,就觉得自己好像并没有理由这样说话,因为这一句话好像把我们两个人的距离拉得很近,而且,好像自己一直是在等他的出现,事实上,我是讨厌他的,我——我有些懊恼,觉得自己的开场白很失败。这都要怪这个奇怪的男人,他的出现,让我的思维变得混乱极了。

  沉默,这是我早就预料到的,这个脏兮兮的男人,以为自己会有多么一尘不染,哼,等着看好戏吧。我调皮的笑着,睁着大眼睛,看到他的手很自然的握住双杠然后就开始挣扎。我的眼神里全部是恼火,我做得很近,所以看得很清楚。他的眼睛——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瞬间,我被他的眼神迷住了,那是一股很强悍的男人气息,好像黑夜里的闪电。想不到,在这个男人的身上,我看到了一种让我无法抗拒的力量。

  “一定是你!”讨厌的男人声音又冷又酷,听起来挺舒服的。

  “那当然,你还挺聪明的,知道是本小姐在和你玩。”我得意地说。

  “你!你神经病!我又不认识你!”

  “喂!明明是你先惹我的。那天在大街上你叫我小乖,还骂我。”我不甘示弱的反驳,其实我自己也觉得自己的理由。根本站不住脚,可是我不管,我不喜欢在别人面前丢脸,你惹我,就一定要付出代价。这次只是让他的手和双杠做一次亲密接触,下次,可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你真的是个疯子,,我说了,当时我在找一条小狗——”

  “我不管,我认为你是在污辱我!”

  “你——无聊!!!”

  我想他现在心里一定被我气炸了。今晚有很好的月光,他的眼睛在月光下像一只被绑住了四肢的小猪。我笑着笑着,突然害怕起来。因为那个“强力粘合剂”是我竟挑细选的,当时只是想着好好的报复,却没有想到后果的严重性完全是我无法预料的。我用力的看着一只在那里挣扎的的男人,仿佛,他身上一颗颗反射着月光的汗珠也在我身上一样。

  我用一只手拼命的去拔另一只手,还好,他只有一只手被固定在了双杠上。看着他痛苦的表情,我有些后悔了,我好像看见了那一个夜晚,好多人互相拼砍得场景,我不是要远离那样的生活吗?可是现在——我,我想我是没有恶意的,我只是想教训他一下。怎么办,如果他的手一辈子都要和双杠连在一起,那我岂不是要一只活在一种自责里面。

  “你——没事吧,对不起。”我小声说,不过我相信我的道歉是真心的。

  “你如果很无聊的话,可以找一些小猫小狗陪你,为什么要拿我一个民工寻开心!”好有爆发力的声音,充满了恼火,原来他是个民工,我早就应该想到的,他的破衣服和脏兮
兮的脸早就证明了一切。他一定以为我这样的大小姐没有事情做故意欺负他,这不公平,我没有要欺负他的意思。

  “我——”我想自己实在理亏,就算平时很娇惯,现在也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现在,我唯一的想法就是他可以摆脱那个双杠,我知道,我错了。

  我默默地站着,小心翼翼的,再也不敢说一句话,我突然害怕他冲过来把我打倒在地,因为他已经把手拿了下来。可是,我看见的是红色的液体。天哪!“强力粘合剂”终究还是夺走了他手上的一块皮,我的害怕和内疚像两粒种子,悄悄的在心里发芽。

  “对不起,我没有想到会是这样——”我惊慌失措的说着,可是我的话音还没有落到脚下的草坪上,他的脚步声已经远去了。我本来做好了准备接受他的任何惩罚,可是他就像一阵受了伤的风,一转眼消失了踪影。

  我的眼睛呆呆的看着生了锈的双杠,天已经完全的暗了下来,我走近,看见了好多的血。我开始哭,莫名其妙的,不停得哭。我知道自己这次做得太过分,他一定会对我恨之入骨,我从来没有过这样的自责。

  突然,我看见了双杠下一间破旧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编辑:深蓝色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