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言情小说 > 正文
瑞丽网  2006/4/21 15:10:23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G    

  “轮廓里有你结实的双眼,

  垃圾与臭汗在这里释放迷人的味道。”

  今天,白教授让我拉欢乐颂,这么简单的东西对我来说比翻个身还要轻而易举。我爱贝多芬,所以在我的手刚刚触摸那光滑的小提琴表面的时候,我就学会了欢乐颂。我一直以为它是我所有音乐天赋的代表,它是我的标志。

  白教授的话真让人受不了,他说我的琴拉得很没有力度,有一种颓废的感觉。我无聊的看着洁白而整齐的墙壁一句话不说。我相信我的水平,所以根本用不着他的善意指导。我开始悔,老爸把那么多钱扔到这就是为了让我每天来接受一个小时毫无必要的教诲,这真是天大的错误。还不如给街头的流浪狗,这样也许会有更大的价值。

  我说:“教授,你真的是个很伟大的老师,可是,我的头很疼,我想先回家。”白教授的点了头,说好吧,回去好好休息。在我推门离开之前,还语重心长地说,你的琴真的要好好的练,你的天资不差。

  我忙说知道了,笑着背着我的小提琴,我要迅速离开这个地方。

  从白教授家到我的可爱的房子并不是一段很长的距离,我得无聊总是喜欢在这条还算繁华的街上跑出来凑凑热闹。路旁有一个工地,最近一直在施工,听说要建一个数码大厦。工地上轰隆隆的声音使劲儿咬着我的耳朵,我看见了一个个带着安全帽的滑稽的家伙。他们正在挥汗如雨,他们就是这个城市里的一道风景——民工。

  突然间,我发现自己这样的幸运,可以不用为钱发愁,这应该是老爸老妈给我得最丰厚的礼物。

  看着路边白色的垃圾袋,我又开始生气,因为那个可恶的男人,我一定要想到办法报复他。

  街角的便利店是我常常光顾的,因为我总是一个人在家,又不会煮饭,所以每天都是靠零食来延续自己的生命。而这几天因为特别的郁闷,所以没有过来买些什么。今天正巧,我看到了便利店,就想到了那个生了锈的双杠,还有一个完美的报复计划。我诡谲的笑跟着我的脚步一起进了便利店——

  时间原来是个这么无耻的家伙,它明知道我现在极端的讨厌它,可它的白白的牙齿偏偏毫不知趣的在我眼前打着转,让人受不了。以前也是一个人在家,不过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对时间的可怕有这么深的感触。我渴望黄昏的到来,因为它是我的计划,我要充分的利用它。那个讨厌的男人今天一定还会来运动场健身,这是女生的直觉,他一定会来。我顺手摆弄着从便利店拽来的那一小瓶“强力粘合剂”,我的笑不怀好意的在空气中裸露着。

  已经是下午两点多,太阳懒洋洋的在和一小块云说着话,他真得很无聊。小飞打了电话过来,他总是在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好像这已经是他生物钟的一个环节。

  “间间,在家干什么,又睡懒觉了吧?”小飞的声音总是很孩子气,这让我想到了那个男人沉重的声音,还是小飞可爱,因为他好像永远都长不大。我听见他的声音,就看见了他那双美丽的大眼睛,他有一张天使般的面孔,相信一定有很多女孩子对他着迷,可惜,他是属于我的,没有人可以把他抢走。

  “反正没死,喘着气的活人一个!”我大声嚷嚷,我真得有些生气,他消失了这么多天,只会在电话里面惺惺安慰,这换了谁都受不了。

  “你又怎么了,生什么气呀。小孩子一个,怎么那么大火气?我这不每天都给你打电话吗?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最近忙着呢。对了,要不你实在觉得闷得慌,过来看我们乐队排练
怎么样,或者给我们写几首歌词也不错。我知道,你是个文字天才,你的东西,一定可以走向国际。”

  我被小飞的话弄得没有了怒气,写歌词?这似乎还算新鲜。因为我实在是无聊透了,现在随便一件什么我没有做过的事情都可以让我兴奋。不管怎么样,又事情做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好过得多。我扔了小飞的电话,相信他接下来也不会再说出什么重要的事情,何况他已经习惯了半途被我扔电话。我找到了我久违的笔和纸,这些东西自从我被开除就离开了我的世界,现在,我和他们重新聚在一起,坐在了写字台前。

  我的写字台就对着那扇高大的玻璃窗,窗外就是那块废弃的运动场。我想起了这个写字台刚来到我的房间的时候,老爸满怀信心的说我一定会在这个写字台上一跃变成大学生,
可惜那只是他一个人的梦想。“间间”这么有诗意的名字,笃定是和学习扯不上关系的。

  黄绿色的场地像一堆烂了的苹果,一点也激不起我的灵感。不过我自信我自己的文学水平,虽然我写出的东西没有太多的人可以读懂,但这就是我的另类。

  我的拖鞋“吧嗒”掉在了地上,一定是我不停的颤着脚的缘故。唉,今天真得很倒霉,竟然没有一个字愿意从我这个天才的脑袋里蹦出来。我用力把笔扔在了对在桌子上的那摊白纸上。究其根源,不是我没有水平,而是我实在没有心情。一想到再过些时候就可以实施我的计划,我就莫名的兴奋。算了,看来我的心不能被分成两半,今天暂且把我的才华装进抽屉里,一心一意地为那个可爱的计划努力吧。

  太阳终于下班了,我一边喝着牛奶一边看着太阳解脱似地离开地平线,我的心跳开始加快。我不明白我自己的心跳,因为这样的恶作剧对我来说应该只是喝一杯水那么简单,可是我现在的情绪可以定义为紧张。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编辑:深蓝色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