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言情小说 > 正文
瑞丽网  2006/4/21 15:01:38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f    

  “天哪!让我失去你吧。

  你的眼神是我在绝望的吼叫。”
      
  今天,我打了个电话给白教授,我说我头晕得厉害,想请一天假。白教授朴素而又正统的声音在电话里显得很机械,不禁让我和昨天的声音作了完整的对比。“当然了,只要你愿意。”我扔了电话,我只想要他的这一句话,其他的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躺在柔软的大床上,我不太想做事情,美丽的天花板像未来世界的神奇面纱轻拂着我的脸,我开始让自己进入一种困惑状态,它的气息,它的颜色,我把它定义为孤独。

  小飞已经有几天没过来找我了,幸好有一个电话提醒我他还活着,天知道他的大尾巴在和谁进行着黑暗的勾当。听说他和几个朋友组了一个乐队,正准备做自己的音乐。我想他是音乐天才,他完全有能力这样做。但他的那些朋友,则完全得不到我的信任。我真得很害怕有一天他会毁在他的朋友手里,因为我总觉得他还没有完全长大,他的大拖鞋就是最有力的证据。

  无聊之极,我只好听音乐,本来前几天还有一部电视机存活在我的世界,可是一个恐怖的夜晚,打着雷,我的电视被烧坏了,他现在只是一具尸体,真让人同情。

  唱机里传来的是某个流行歌手故作姿态的抒情,“Shit!”我暗骂一声,关了唱机,我想这样的男人唱出来的温柔也只会让这个世界多了很多呕吐袋而已,他的声音也许会在那些假想自己受了无数感情挫折的中年女人的耳朵里缠绵,他对我毫不起作用。

  “天哪!这是怎样的一天!”有人说,你想发疯吗,只要把自己关在一间什么都没有的房子里静静的呆上三天就可以做到了。我想这话说得有一些模糊,但是也很有道理。我现在就在这份酝酿里坐着,也许不到三天我就会发疯,不,也许下一秒钟我就会发疯。

  一整天,我的大脑都处于半清醒状态,午饭的时候,勉强喝了一杯牛奶,之后去了洗手间,上厕所,洗手。剩下的所有时间,我都在和床作伴,我好像很依赖它。

  那段奇异的黄昏又来了,我等了一天,似乎就在等那段空间的来临。夏天的风并没有任何的凉意,但是从耳边经过,还是会有感觉,我吸了一口绿色的空气,胃开始变得像个大气缸,明晃晃的。我不想吃东西,因为我讨厌食物给我带来的肥胖,虽然我已经很瘦。

  我的房子很特别,分成了两层,我喜欢呆在楼上,呆在自己的房间里,好像其他的地方都不是属于我的。楼下是很大的客厅,客厅给我的只是更加深刻的空旷感,我不敢留在那种感觉里面。

  我拉开了窗帘,楼外是一块废弃的运动场,它并不是很大。记得小的时候,常常看到很多男生在这里踢球。我就坐在场外的台阶上看,说起来那真是一段五颜六色的回忆。而现在,这里变得很荒芜,就好像人们的心一样。我想这里应该是不允许杂草的,可是,我所看到的场景是浩浩荡荡的杂草占领了这块可爱的土地,只剩下周围的石阶,还有零星的健身器材。每次我看这个狭小的世界,都会把心关闭起来,因为我怕我会伤心,我有时也会多愁善感,只是有时。

  月亮还没有升起来,这真让人庆幸,我的视线无处可去,只好落在那块被人遗弃的杂草场上,只是一瞬间的触动,我的肺泡就有要炸裂的感觉。我不敢相信我看到的画面,这一定是一个笑话,是浩瀚的宇宙里最不起眼的一个笑话。

  “Shit!”是那个在大街上叫我“小乖”然后又说自己在找一只狗的家伙。我急匆匆的下了楼,只穿着橙色宽大的睡衣和有卡通图案的拖鞋。

  “喂!小乖!”我大声地喊,像一个傻气十足的孩子。

  没有回答,我睁大了耳朵,只听见空气流过的微弱的声音,那个高大的影子明明还在,他的身体正在一副生了锈的双杠上来回的荡,像一支充满动力的宇宙飞船。

  “他应该不会听不见我说话。”我暗想。这时候的我已经来到了双杠的旁边,我的拖鞋好像并不喜欢这块土地,差一点离我而去。“嘿,你没听见本小姐和你说话吗?”我用我可以想象到得最妩媚的声音对着他的耳朵说。

  依然没有回答,我把耳朵睁得更大,这回听到的是一连串沉重的呼吸声。我开始愤怒,我的眼睛里点着了一团火,我的心里有一堆不明物质正要释放它空虚的能量。

  这个男人真得很让我生气,我还没有见过哪个人可以这样泰然自若的惹火我,也许他的存在就是为了让我没有面子,失去所有的尊严。

  我改坐在了石阶上,不动声色的看着他安静的在双杠上做各种奇怪的动作,这个时间段的光线不是很好,我看不清楚他的表情,只是觉得他的动作——竟然还挺优美的。不过陷在火里的我眼前只有红色的一团,他的美被红色燃烧的模糊一片。

  终于,他停了下来,好像一万年已经在漫长等待中宣告结束,可是月亮还没有升起来,这简直让人吃惊。原本以为他做了几千亿,几万亿个小时的动作,没想到月亮还没有来报到。也许,这已经是一万年后的一天了吧,也许。

  “你终于做完了!”我冷冷的说。奇怪,我对这个男人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的好感。

  “你真的是在和我说话吗?”我看见了一双眼睛,黑黑的,可怕的黑几乎可以把整个黑夜吞没。他的脸脏得要命,像马戏团还没有卸装的小丑。我看着他,我的气愤一直存在着。

  “你认为这里还有别的生命吗?除了你还会有谁?你这个人倒是挺会装蒜!”我的声音一直很大,还有一种稚气未脱的奶的味道,听起来像是夜空的精灵。

  “对不起,我不懂你说的话,还有,我不喜欢和陌生人说话,特别是小孩子。”这个讨厌的家伙,毫无表情的说着,他嘴角的微笑好像也很玩忽职守。反正他连看都没有看我一眼,就这样消失了,像一团晚霞中的迷雾。

  “喂!你别走。你——混蛋!王八蛋!”我大声地叫着,我的拖鞋在我跺脚的时候差一点偷偷溜走。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他无缘无故的把我惹火,却又连报复的机会都不给我。这个人一定是个魔鬼,一定是。

  夜里,无聊的月光透过窗帘的隙缝落在我的小提琴上,我仿佛看见了空气中那一颗颗不停运动的大粒灰尘。我的牙咯吱咯吱的想,好像正处于某种勃怒状态。今天的事太让我丢脸,我想我还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气,从来都没有。

  那脏得像石头一样的脸的轮廓就在我的所有视觉神经上乱蹦乱跳,这让我心烦意乱。我明明就是一个要多讨厌有多讨厌的男人,他的衣服都是我没有见过的老土,和这个城市一点也不协调,可是他的眼睛竟然有那么清澈的特质。特别是他对我这样的可爱少女竟然视而不见。他该不会是个瞎子,一定是个瞎子。

  我的愤怒卷走了我所有的睡意,我躺在那里,死瞪着眼睛,像一条善良的美人鱼的尸体。“我要报复!我一定会报复的!”在我的大脑终于为我的未来确定了方向以后,我的眼睛才像飘泊了无数年的过客,轻轻的合上了。

编辑:深蓝色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