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今日情感话题 > 正文
搜狐  2006/2/20 9:50:00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爱情  

他睡着后,我看到擦拭过的卫生纸上有一丝很浅淡的血痕。早上起来后,我们一起清理床铺。我注意到他的神情:在掀起被子的时候,他很认真地看了一眼床单。

床单上没有血。所有代表处女的血色标志,只有我自己看到过。

从那一刻起,我已经完全告别了我的处女时代。那天是2002年2月8日,我23岁生日的两个月后。

回想起这件事,在我心里,是一种奇怪的感觉。我心中没有后悔,只有一种可笑的报复后的快感。

实际上,我并没把那个研究生特别当回事,我一直只凭本性做事。后来我还去过他那儿两次,每次都是星期六上完夜班后,晚上十一点钟我赶最后一班公共汽车到他家。每当这个时候,他会在他家大院门口等我,看到他守候的身影,我心里会觉得很安定,像归巢的倦鸟。但同时我心里还会有一个声音在说:他是一个情人。我们从来没有说过什么未来,甚至很少谈到以前的经历。我学会了听天由命。

我现在还记得第二次去他家是一个深夜,他打我的手机,要我去他家。因为那天要上夜班,我不太想去。但他说这是过年回家前的最后一次见面,一定要我过去。上完夜班的我在寒冷的街头赶车时,心里满是凄凉,忍不住悲悯自己的处境。我知道,这一切都不太正常。虽然现在我并不恐惧这种不正常的生活了,但是我清楚地意识到,一切都倒过来了。从一个刻意坚守贞操防线的矜持少女,我慢慢地变成了一个随风飘荡的没有根基的不洁女子。那时候,我觉得自己已经成了一个极度虚弱的女人,虚弱的不是身体,而是灵魂。我没有了固守身体的力量,总是轻飘飘地无知觉地飞扬起来,身体是飞扬的,心情却是沉重的。

那天夜里到了他家后,他的胃突然疼得十分厉害,万般无奈中,我扶他打的去了医院。一路上,他不停地呻吟着,看着他的表情,我没觉得心疼,只是觉得大家都一样的脆弱,不管是身体还是灵魂,总是容易受到伤害和折磨。但是那天我却表现得十分贤惠,我吃力地扶着高我近一头的他走进医院,而且主动掏钱在深夜的医院里上窜下跳地挂号拿药。与此同时,我还不会忘记不时地安慰他。就这样折腾了两个小时后,大夫给他打了针,他的胃疼才有所减轻。后来我又扶着他回到他的单身小房。看得出来,那个夜晚他为我的举动所感动,也许他会以为这是爱。后半夜,他极尽温存,想让我感到愉悦,但这不是我认可的爱和感激的方式,可是我也没有拒绝他的温柔。谁知道那是不是爱呢?也许仅是一个孤独的男人表示感激的方式。

这一夜过后,他回老家了,那是他毕业前夕。他从没告诉过我他要到哪里,做什么工作。我在电话里简单地问过两次,他没吭声,我也没再问了。听天由命吧,我对自己说。其实我根本不爱他,只是有一种对同样的孤寂者的悲悯吧。

春节假期,他没打过我的手机。不可否认,我曾对他抱过希望,这是我第一次主动付出身体的男人,即使我在感情上对他非常淡漠。同时我也有一种无所谓的态度,在和他发生关系之前,我已经做好了接受没有任何结果的心理准备。所以对于他的悄无声息,我没有特别感到难受。

上班后不久是情人节,他给我打电话祝我快乐。我心里有一种对自己讥讽的笑:我们只是情人。上班后的第一个星期六,他在电话里说想我,要我过去。这是第三次。这次,我仍然过去了,虽然我很清楚我这是在作践自己的感情。那天晚上他给我看国外黄色影碟,这是我有生以来头一次看这种碟子。后来我问他春节时是想我的身体还是想我的人。他不否认是想我的身体。我看见心里的我露出一丝残酷的笑。

那个夜晚,我感觉着在我身体上的他激动不已,但我心里只是觉得好笑。令人厌恶的是,后来他要求口交,在这之前他曾教过我。可我没一点感觉,一口气涌上心头,我吼着对他说:“就是因为口交,我才和前男友分手的。”当时他吓坏了,没再吭声,也没有再碰我。后来,我也平静地睡下了。第二天早上仍如从前一样,没吃早饭,他送我上了公汽就离开了。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编辑:沙鸥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