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今日情感话题 > 正文
搜狐  2006/2/20 9:50:00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爱情  

在这期间,一个在工作中接触到的男人表明了追我的势头。他不是本地人,是做旅游业的,人很有能力和想法,有些小钱。但他的知识实在太少了,修养方面也严重不足,不过我觉得他心不坏。心情灰暗的我时常在工作后接到他的邀请。后来他介绍他的表妹和我认识,那是个很好的女孩。渐渐地,他们的关心使我感到了一些温暖。他在任何可能的时候都会表现出对我的关心:上街总是主动要求帮我拎包,每次都会把我送回家……甚至到他表妹那儿玩的时候,睡前他会要求帮我洗脚,倒洗脚水。我心里已经感动得不得了,但我还是下狠心拒绝了。我不想欠他的情,因为我认为自己无法给他爱。有时候我也犹豫:算了,就这样结婚吧,我很累了。

那年国庆,公司放假,我又接到他的邀请。他表妹的男友来京,要我过去一起玩。那天大家玩得十分尽兴,我也例外地喝了一些酒。后来他表妹和男友去酒店开房了。当时已经是深夜时分,我住的地方大门已经关了,我只好和他一起回到他的住处。他说让我睡他的房间,他睡客厅的沙发。没想到的是,等我睡下后,他却进了房间,坐在床边央求我。这只会让我感到厌恶,我窝在被子里没有理他。后来他突然抱住我,用力挤进了被子,说只想抱着我睡会儿。我犹豫了一下,没有阻止。我不知道当时是出于什么心理,也许我是真的累了,厌倦了,厌倦那么辛苦地守护着那层处女膜。在一切将要发生时,我没有阻挡住他,虽然我心里很清楚,只要我喊“停”的话,他是不敢乱来的。我承认我是一时心软,没抵住诱惑。后来,在刹那的疼痛中我清醒了,我痛苦的表情让他不敢再有所举动。我用力地把他推开,并威胁他若不回他自己的房间,我立刻离开。他无奈地走出房间后,我发现擦拭下体的卫生纸上有一块指甲大的殷红的血。看着血,我掉下了眼泪,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感伤命运多作弄。我苦守的处女身份就这么结束了,没给自己最爱的男人,却给了一个自己厌恶的男人。那时候我是真的觉得害怕,不是害怕未来,而是害怕自己。因为我已经把握不住自己,做出来的事情总是与本意不一致,这就意味着我不再是自己的主人了,还有什么事情比这更可怕的呢?

清晨,我疼醒了。那时天刚蒙蒙亮,我穿好衣服就悄无声息地出了门。我已经不知该如何面对一切了。我怕他醒后会追来,可我又无处可去,那时候我想到了家,想到了父母。我庆幸,在这世界上总有一个地方是可以去疗伤的。后来,我打的到了火车站,等上了回家的列车后我才松了一口气。

国庆在家,我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不去想过去发生的任何事,在亲情中,我紧张的心渐渐放松。

国庆假期结束,我回到公司。那个把破我身的男人还在疯狂地四处找我。我整天不敢出办公大楼,因为他在那里守着。他打我的呼机,打办公室的电话,我叫接电话的同事说我不在。那时我的心里只有恐惧,我害怕见到那个男人,似乎他不仅是在一夜之间摧毁了我的处女身的人,而且像个魔鬼一般想要控制我的灵魂。

后来他终于在电话里找到我,我惶恐地拒绝了他所有的央求。他的态度开始缓和。后来,他还邀我出去玩过,我的心态也逐渐平静下来,但是只答应有他表妹陪同的时候才去。

去年十二月中旬的一个夜晚,他邀我到咖啡馆坐坐。那是公共场合,我没有拒绝。在那里,他说了一些话后,向我求婚,许诺给我很好的生活。我又难过又好笑。难过是因为我没法爱上他,虽然他是真心。好笑是我不爱的人向我求婚,我爱的人却从不说结婚。

在这期间,我在网上认识了美院的一个大我四岁的研究生,他和我是老乡。我们在网上几乎没怎么聊过,但是我给他留了我的电话。打过两次电话后,我答应同他去大学跳舞。疲倦的我在心里有一种隐隐要发生什么的感觉。见面后,其实并不是想象中的一见钟情,他不是我所喜欢的那种开朗的男性。但也许是相同的疲倦感吧,我们走到了一起。做爱之前我问他在不在乎处女。他说无所谓。我告诉他我是第一次。说这话时我不觉得羞愧,也没觉是在撒谎,因为这确实是我主动的第一次。那天,我没有阻止他的任何行为,整个夜晚我都忍住了疼痛。我希望平平静静地像旧式的夫妇,慢慢和他进入感觉。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编辑:沙鸥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