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今日情感话题 > 正文
网易  2006/2/15 9:35:00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爱情  

在网上聊了三个星期后,我和颀伟见面了。感觉还真的挺好的,甚至比在网上聊天的感觉还好。现实中的他是个三十出头的男人,在一个时尚杂志社做摄影记者。现实中的他不仅像网上那么幽默、成熟,也多了几分我想象不到的时尚和干净。真的,我以前从来没有想过会用“干净”这两个字来形容一个男人。颀伟真的很干净,不仅是外型和穿的衣服给人耳目一新,而且总是能保持绅士风度。交往了三个多月后,他甚至没有碰过我的身体,只有过几次浅浅的吻,吻得轻柔、简洁,不像旭彤的吻那么粗鲁,有时候甚至还流着口水。我讨厌口水,不知道是为什么。也许,我是个有洁癖的女孩。

看得出来,颀伟对我的感觉也很好,见面第一天我们去看了场电影,然后在昏黄路灯照耀下的长安街上牵着手散步。对啊,我们第一次见面就牵手了。

再后来他经常会来学校找我,吃饭、打羽毛球,有时候他会背着相机来给我拍相片。他拍出来的我特别好看,比我本人好看多了,别人也这样说。不知道是听谁说过这么一句话:“在爱你的人眼里你总是最美丽地。”这也许是他总能把我拍得好看的一个原因。

不过,人不是神,人是有欲望的。在后来的日子,我们有了更亲密的身体接触。但我们的分手也和这种事情有关。

颀伟并不是我想象的那么清心寡欲。事实上,我后来才感觉到他比旭彤在性方面的欲望还强。不过,当时我是迷恋他爱他的,虽然我没有放弃坚持做个处女的思想,但是我还是尽我所能满足他的需求。后来,我还用嘴巴为他“服务”过。但是男人在这方面总是有些得寸进尺,一开始他也说不做爱,就这样也不错,但后来他又反悔,又说我不给他处女身就是不爱他,或者就说忍得太难受了。总之,男人在想得到一个女人身体时,总会找出很多很多的借口来。

有一天,我去他住的地方过夜。那天我特别累,本想早早休息的。但不知道那天他是受了什么刺激,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充满了欲望,一进门就把我的衣服脱了,吻我,抚摸我,接着居然像要强奸我那样把我按在床上,而且气喘吁吁地说一定要把我破了,要不就和我分手。后来,我们在床上打了起来,是真的打了起来。一开始我还觉得大家不是认真的,但没想到他后来居然对我吼了起来,他说的话也不是我当时所能理解的。他气汹汹地看着我说:“别装了,你越是不敢做爱越是说明你心里有鬼,一定是怕我知道你不是处女了不要你。”天啊,这是什么逻辑啊,哪有这么蛮不讲理的。我也顶嘴了,大家互相骂。后来他打了我,我也打了他一耳光。离开他家的时候,我哭了一路走回学校。心里实在是觉得委屈,我觉得自己对他可好了,怎么他会那么说我啊,简直和变态一样。

就这样,我和颀伟分手了。

现在,我害怕谈恋爱了。真的,我发现自己实在太不了解男人了,男人好像脑子里有些东西和女人是不一样的,不是用爱或者好就可以换回别人的爱和好。即使如此,我还是决定,要坚持做一个处女。不管有没有道理,我觉得自己现在也就在这个事情上还能有一点信仰。

故事十二:处女膜差点毁了我的幸福

我相信眼泪。能把“我爱你”三个字一直说到精疲力竭的女人一定是值得相信的


金涛 26岁 男 北京某报社记者


2001年大学毕业后,我从广西来到北京,现在一家报社工作。下个月我和小蕾要结婚了。对我来说,这是我此生最大的幸福,不仅因为小蕾是让我最最动心的女人,更令人感慨的是,我们的爱情太艰苦了。两年来,我们分分离离好多次,现在总算苦尽甘来。如果当初我不是爱得那么顽强,如果她不把她所恐惧的“处女情结”说出来,也许我们就走不到今天,两个相爱的人将莫名其妙地分开。如果那样的话,也许我们都会遗憾终生。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编辑:沙鸥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