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今日情感话题 > 正文
网易  2006/1/23 13:13:00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情感  

 处女,谁说你不在乎(1)

 处女,谁说你不在乎(1)

 处女,谁说你不在乎(3)

处女,谁说你不在乎(4)

 

 



故事九:我只爱坏女孩

每个男人都渴望所爱的女人的第一次是给自己的。但是这只是一种对完美的渴望。在遇见我之前她有权利去和她所爱的男人做爱,我并不认为这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


赵罡25岁男北京某高校研究生


从我进入青春期开始,我就如一只失伴的孤雁,在万里长空中哀鸣,在茫茫人海中苦苦寻觅我的那一半,可我不知道,我的那一半到底在哪里?多年没有结果的苦寻苦觅,使我怀疑上帝当初可能没把我的那一半扔下来,而是遗落在他那只魔力无穷的冷藏箱里。

我的先天条件不差,一米七八的个头,不失玉树临风的儒雅;天条件也不错,我不但拥有一份人人羡慕的工作,而且才华也被人认可,家庭虽够不上显赫,但也算是上流。所以,并不是没有世人公认的好女孩对我倾心动情,相反的是,我对人们眼里的好女孩不感兴趣。我觉得只有“坏女孩”才是我生命中的另一半,她应该是敢怒敢喜敢笑敢骂,不为世俗所左右。我不强求她服从我,而是希望她能成为我生活的主宰。我不要她为我做饭,我会把可口的饭菜送到她手上,她还完全可以对我挑三拣四,颐指气使,乃至在不高兴的时候将我给她新买的时装撕成碎布条,那布条撕裂的声音一定是人世间最美妙的音乐……

朋友们说我有自虐和被虐待的倾向,可他们哪里能理解我心中最深层的情感呢?在这个令人厌倦的世界里,温良恭俭让我感到消极萎糜,好女孩的温顺点不燃我生命的激情,我的生命之火需要的是油而不是水……

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因费思而引起的。

在大三的时候,我认识了“坏女孩”费思。与她第一次见面,就给了我灵魂的震撼。尽管那时我还不到20岁,但我已强烈地感觉到,我的另一半就是她。一个有点炎热的下午,我去电视房看一场甲A联赛,碰巧与她坐在了一起。她没化妆,而是在脸上写了“加油”两个字,其她的女球迷都文静地坐着像听一场音乐会,而她却扯着又脆又尖的嗓门为她喜欢的球队呐喊。最后,她喜欢的那支球队胜了,她一跃而起,把我抱得紧紧的,嘴疯狂地落到了我的脸上。当时的我,浑身酥麻灵魂出窍,那个吻,使我刻骨铭心地难忘,真有点“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感觉了。

从那之后,无论在任何场所见到她的身影,我都会被吸引到她的身边,使尽巴结讨好之能事。而她也一如往常,对我热情相待,她的一切,开始搅得我六神不安。我发觉自己已经爱上了她。

那个学期期末的时候,我们学校举办了一场足球赛,我远远地看见她坐在看台上,便挤到了她身边。这场球踢得惊险而精彩,自始至终,她都抓住我的手拼命呐喊,以至把我的手都抓疼了。比赛结束后,她没像那次看甲A比赛那样拥抱我吻我,而是愤然甩脱我的手而去,因为她为之呐喊助威的球队输了。

后来,我在校园边的那片竹林子里追上了她。她在站在一棵大槐树下,盯着那高大的枝杈发愣。我走近她身边关切地问:“费思,怎么啦?”她看也没看我一眼,神情伤楚地说:“我是在想,如果他们下次还输了球,我爬上哪棵树上吊容易些。”世上居然会有对足球这么痴迷的女孩,这真是让我觉得惊奇。“你是个真正的球迷!”我赶忙拍马屁。

“我迷不迷关你什么事?”她的表情依然是那么霸道。“别生气!”平白无故地挨她抢白一句,我却感到非常的受用,“我是很敬佩你。”“敬佩?”她回过头,看了我好一阵便笑了起来,“不是敬佩,你是爱上我了吧?”我羞怯地低下了头,她的直接实在让人没有心理准备。“既然爱上了我,为什么不向我说呢?”她不依不饶地发问。“我……怕你拒绝……”我抬头寻找她目光中的含意。“你说都没说,怎么知道我会拒绝呢?”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我注意到她嘴角流露出的几分笑意。于是,我鼓起勇气问她是不是喜欢我。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编辑:沙鸥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