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今日情感话题 > 正文
网易  2006/1/16 9:48:00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情感  

在镇里下了车,我还来不及回家,就直奔姐姐家。这时,已经是深夜12点了。我蹑手蹑脚地上了楼,“曾大哥”的窗口还透出隐隐的亮光,我用钥匙打开了房门。

我的脚才迈进门,就被一幅丑恶的场面惊呆了:“曾大哥”正与一个女人缠在一起拼死拼命地做爱……后来我看清了,让我难以相信的是,那个在他身下扭动呻呤的女人竟然是我姐姐。我用力拉上门,没命地往夜色深处奔去……

我的“大学梦”破灭了。“曾大哥”第二天就悄悄离开了小镇不知去向。最不幸的是,“曾大哥”“一箭双雕”同时占有我们姐妹的事不知从哪条渠道传出去了,闹得沸沸扬扬。气得姐夫拉着姐姐去离婚,气得父亲几耳光打得我脸发肿鼻流血……

我还有脸在这片生我养我的土地上生活下去吗?我只好别无选择地从耻辱的漩涡里踉跄突围,于是我想到了到北京来打工。

费劲了千辛万苦,后来我在北京一家公司找到了个文员工作。然而,我的心已经死了,我向所有的男人关闭了心灵的门窗,独自舔拭滴血的伤口。我不再在大庭广众之下抛头露面,只是拼命地工作来麻木自己受了重创的心。像我这样出卖过肉体和灵魂的女子,还有向往爱情和幸福的资格吗?。

可是,一年以后,爱神却叩开了我紧闭的心扉,而我也被这汹涌而来的爱卷进了幸福与痛苦交织的世界。闯开我心扉的男人叫林浩,他是一个来自桂北的大学毕业生,从事计算机软件开发工作。29岁的他已是某高新科技集团的业务技术骨干。我俩是在一次文艺晚会上相识的。几家企业赞助,于1997年的“五一”节举办了一次业余歌手大奖赛,公司推荐我们几位有文艺底子的职员参加。我在这次比赛中意外地被评为“十佳歌手”。林浩的公司也是主办单位之一,他也参加了比赛,虽然没得奖,但从此认识了我。

无独有偶,或许是缘,林浩的住房与我租住的宿舍居然在一个小区内,一来二往就熟悉了。几个月后,他向我郑重地求爱。当初,我还想拒绝他,可是很快,我在他的爱情攻势面前筑起的堤坝就被冲得土崩瓦解了。我这才知道,爱情的力量是何等的伟大。涉入爱河的我,享受到无与伦比的欢乐与甜蜜。


林浩是个对生活很严肃认真的男人,我们在一起缠绵恩爱时,他不是没有过冲动,但每一次他都能理智地把握最后的分寸。他不止一次地说过:“爱情与婚姻是个整体,我希望生活一切都是完美的,所以,我要精心守护,把爱情的最醉人的第一杯美酒献给新婚之夜。”

然而对我来说,他越纯真越虔诚,我的心就越痛。他还不知道,他精心守护的是个没有新婚第一夜的女人了。如果说他是一个本质卑劣的男人,嫁给他我会没有愧疚感;如果说他在任何时候都希望得到性的满足,发现我的失身隐私而抛弃我,我也不会怪罪他,我会把这当作过去了的那场罪恶的必然报应,可他给我的第一次爱情体验却足以让我珍藏一辈子……

我想把过去的一切全部告诉他,一切由他定夺。面对他的纯情,我无法不心痛。可林浩没有给我机会。不,应该说根本就不可能有机会,一对没有过性体验的情人,怎么能够谈论性事呢?那简直不可能!一切的罪过就这样在爱情的包装下一直拖了下去,永远也没有曝光坦白的机会……

在这种爱愧交加的日子里品尝爱情的琼浆,对我来说无异于是种漫长的煎熬和折磨。

1998年国庆,是我人生的重大转折点。我与林浩的爱情到达了终极驿站——在这举国欢庆的日子里我们举行了婚礼。

一个打工妹能在京城获得一场如此美满的婚姻,是令人羡慕而妒嫉的。而随着婚期的逼近,我却很惶恐,有如走向刑场一般的失魂落魄。细心体贴的林浩也觉察出了我的失态,以为我身体出了毛病,多次劝我跟他去看医生。而我的病医生能医治吗?本来,这是向他坦诚一切的好机会。可此刻我已经没有勇气向他倾诉了,走到今天的地步,如果用我过去的罪恶来亵渎他的纯情,伤害到的已经不是我而是他了……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编辑:沙鸥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