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今日情感话题 > 正文
网易  2006/1/16 9:48:00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情感  

七年前,我捧着一颗破碎的心逃离家乡来到北京这座大都市来打工。那时候我的处境真是糟糕透顶:没有体面的文凭,没有一个亲戚朋友。我家里并不富裕,不管是在经济上,还是在心理上,我独自承受着一个弱小女子所难以承受的苦楚。后来很多人问过我为什么要独自来京城闯荡。在他们看来,从江西一个小镇闯进大都市,目的不是想做一个淘金梦,就是为了寻找人生和事业的支点。面对这样的问题我只有回避或者撒谎,其实,我来北京的真实原因是为了逃避在家乡遭受的耻辱。

1994年,刚满19岁的我高中毕业了。虽然,我已出落得亭亭玉立,能歌善舞被称之为“校花”,可学习成绩却平平常常,高考落榜是我预料中的结局。

此刻,家里的情况非常不妙。爷爷奶奶身体不好,弟弟在高中就读,都要花很多钱,而爸爸妈妈所在的单位因效益不好,常常领不到工资,时时受到下岗的威胁。我找不到事做,成天呆在家里读琼瑶的小说,读席慕容的诗,与心情不好的父亲经常产生矛盾。

好在姐姐嫁了一个比较有钱的男人。姐夫常年在外地做生意,姐姐带着个两岁的儿子在家守着一座两层的楼房过着富足的日子。后来,我只要在家与父亲生了气就朝姐姐家跑。跟姐姐说说知心话,逗逗小外甥,一切烦恼也就抛到九霄云外了。

姐姐家的房子住不完,就把空余的房间全部出租了。那年冬天,镇农业银行和镇信用社各建一栋大楼,承建单位是来自福建的一个建筑队。工人住工棚,包工头租住了姐姐家的一间房。

这个包工头名叫曾彪,是个颇有点大款气派的三十七八岁的英武男人。因为我常去姐姐家,一来二往便熟悉了。我叫他“曾大哥”,他叫我“小玉”。对于这个比我年纪大了十几岁的男人,我没有什么好感,也没有什么厌恶感,只是觉得他为人还算洒脱,因为有钱的缘故吧。那时候的我还是一个未经世事的黄毛丫头,没有真正的谈过恋爱。看多了琼瑶的小说,我觉得爱情应该是特别纯美的,女孩的第一次应该留给未来的丈夫。所以对那些追求我的男生我统统不放在眼里,我常常对自己说,将来一定要找一个各方面条件都优秀的男人。可是我怎么也不会想到,我的第一次居然会给了那个比我大了十几岁的男人。

一天下午,我正在姐姐家玩,外出了个把月的姐夫回来了,姐姐执意要留我吃了晚饭再回去,我答应了。同时,姐夫还请了“曾大哥”过来喝酒。那天他们在饭桌上先是谈了一通生意上的事情,后来却突然把话题转到了我身上。姐夫看了看我,然后叹息地说:“小玉能歌善舞,如果送她去艺术学校深造,将来肯定会有一番作为。不知曾老板有没有这方面的门路?”

“曾大哥”把我夸奖了一番后说:“艺术学校我不太熟,福建一所建筑工程学院的领导倒是我的朋友。如果送小玉去学建筑,出来做女包头,赚大把的钱不也很好吗?”听到他的话,我虽有些心动,但想到父亲那张阴沉的脸,心里又忍不住悲观。我谢了“曾大哥”的好意,并说我父亲没有钱,他是不会送我去的。“曾大哥”喝了一口酒说,读书花得了几个钱?只要我肯读,全包在他身上了。

我和他无亲无故,我哪好意思要他的钱。我只当他是酒后的痛快话,没准等酒一醒就忘得一干二净了。没想到曾彪却越说越当真了,他拍着胸脯对我说:“那就算我借钱给你读书吧,毕业出来后赚了钱再还我吧。”我心里真的有些蠢蠢欲动了,要知道我高考落榜后在家呆得实在是腻烦了。曾彪后来还说他觉得我长得乖巧,想认我做干妹妹。当时姐姐、姐夫都迎合着说好。我也笑着答应了。

不过,我想男人的酒后之言通常是说着玩的,后来我并未把那夜曾彪在姐夫家吃饭时说的话放在心里。我对于读书已经死了心,并与镇里几名姐妹约好了,过完年就去外地打工。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编辑:沙鸥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