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今日情感话题 > 正文
网易  2006/1/9 11:22:00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爱情  

处女,谁说你不在乎(1)



故事三:初夜是我永远的痛

我们深情地吻在了一起,我心中是悲痛的,林林的表情是绝望的。“我们做爱吧”,林林脱下衣服,表情毅然地看着我。我知道,这时候我们心中并无多少欲念,我们只是希望以此来表达对命运的不满,以此来了结心中的遗憾。


王涛 28岁 男 北京 警察


我结婚三年了。令人遗憾的是,我并不爱我的妻子,虽然她是一个外表秀丽端庄的女人。不过,没有真爱并不表示婚姻就毫无意义。我尽到了做丈夫的所有责任,而且这些年来我们的生活一直是和谐的,虽然缺少了点激情。这不能怪我的妻子,她是无可挑剔的。这只能怪我自己,因为我所有的爱与激情都被我的初恋情人带到了异国他乡。让我愧疚的不是我和她最终难以如愿地走到一起,那只能怪命运多作弄。我现在时常悔一件事情:我要了初恋情人的处女身。她当时是无怨无悔的,可是她却要因此独自承受许多的痛楚。我不知道她在国外生活得怎样,是否还会因为没有给她丈夫处女身而遭受折磨。我真的为此感到万分的悔恨。如果让我再做一次选择的话,我不会让她把初夜给我。

我出身在一个依山傍水的小城市里,我的初恋情人周林和我算得上是青梅竹马。她家和我家同在一个县城里,离得很近。她爸是我们那里的主要领导,也是我爸很要好的朋友,她家老有很多好玩的东西吸引着我,所以我常去她家玩。

我们从小一起爬过城边那座高高的山,一起光着脚丫跳进河里捉过鱼虾、抓过螃蟹,一起在雨后的树丛里采过野蘑菇。她从小个子高高的,不像别的女孩一样脑袋后面老有一条粗粗的马尾巴辫子,她留着短短的头发,和我的一样,走起路来也同样很好看。反正我一直这么认为。

小时候,我们总是手拉着手形影不离地整天在一起疯玩,我们爸妈工作都很忙,管我们也不严。她总是和我们一起玩男孩子的游戏:掏鸟窝、玩玻璃球、打弹弓。我总觉得我们是很好的哥们,从没在乎过她是个女孩。我们那时的关系很近很近,一根冰棍会轮换着舔着吃、一个包子也会你一半我一半地咬。冬天打雪仗时她的脚被冻得冰冷,我也会一点都不嫌臭地给她捂得暖暖的。我们是如此的情投意合,以至于很多人都会拿我们开涮,说我们已经订了娃娃亲。其实每当我听到这些的时候,虽然懵懂中明白一点,却从来都不计较,甚至有些高兴,因为我那时一直认为结婚就是一个男的和一个女的爱在一起玩,于是就在一起生活呗。

儿时的乐趣总是让人流连忘返的,时间却无情地悄悄溜走。一转眼,我们都上小学了,我常常大清早就到她家去,她妈妈便不再让我跑进她屋里去,叫她穿衣服起床了。直到有一天,我的手不小心碰到了她的胸部,她脸一下子红红的,很愤怒地踢了我一脚,并且骂我下流!于是,我开始注意到她的身体起了微妙的变化了(胸部微微地有些起伏了),和我的不同。可我不敢说,虽然我觉得那样也很好看。随着我们慢慢长大,我从她身上渐渐地闻到一种少女才有的淡淡的芳香了,很特别。

巧的是,在学校里我们是同桌。因为比我大一个多月,她老是欺负我,逼着我叫她姐姐。否则便要在桌子上划一道“三八”线,不准我越过去,要不然就会在上课大家都聚精会神的时候,在桌子下面狠狠地踩上我一脚,害得我忍不住叫出来,老师就走过来收拾我。奇怪的是,我却不敢说是她踩了我的脚。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编辑:沙鸥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