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今日情感话题 > 正文
搜狐  2005/12/28 13:04:00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爱情  

    燕妮走后,宗榈用记帐的笔在印有标志的杯垫上写了首诗:

    你是艘船,
    载我靠岸。
    你是太阳,
    给我温暖。
    你是灯塔,
    驱走黑暗。
    你是天使,
   让奇迹出现。

    宗榈没有拨打‘冰工厂’的电话。他徒步走了一个小时,义无返顾的敲门。那里并没有住人,一点声音都没有。他不得不打通小冰的电话,那边淡泊的说:“蓝姐,走了。”“去哪里了?”“你都不知道我能知道吗?”“你有没有她的联系方式?”“没有。”

    宗榈期待成为童话里的王子,给期待故事的朋友一个完美的结局,然而他只能在无限的失望中回到摆满鲜花的房间,等待,等一个未知的未来。

  三十、俗套结局

    宗榈往蓝姐的家乡打电话,据说蓝姐回来一天就走了。他忽然想起蓝姐在他家学上网时曾经注册了一个信箱,信箱的名字是‘永恒’的拼音。于是他找来最美的电子贺卡给那个信箱发信,原本以为自己的文字能力很差,白看了那么多小说,没想到当他看到邮件箱的白色面板,想到这里的文字蓝姐可以看到时居然激动的写出上千字。他每天都往信箱里发信,写他的忏悔写他的真挚写他的决心写他的向往。有一天,他的信被退回一封。他键入信箱的名字,猜测着密码,把自己的生日一个一个敲进去的时候,信箱打开了,蓝姐的信箱,他的生日密码,蓝姐的心里,他的爱情魔咒。让他失望的是所有的信都未被读过,而信箱却已经满了。他给信箱增容,继续往里面发信,那里已经是他的寄托。

    小冰突然出现在mule酒吧,她说:“我和严君打算同居一年后结婚。”
    “为什么先同居呢?”宗榈问。
    “不先同居我如何知道什么是结婚,不知道什么是结婚,也就不知道结婚是否幸福,即使同居一年觉得幸福,结婚了也未必就能一辈子,这样我至少能看到婚姻的颜色,就好比一双鞋摆在橱窗里,价格样式我都喜欢,没试穿也不会买,穿在脚上没有走路也不知道他是否磨脚,没把握的事我不做。”
    “祝你幸福吧。”宗榈说。“像严君这样的浪荡公子能收心真不容易。”
    “像他这样玩够了的人才知道什么最应该珍惜,我相信他。没玩过的人总觉得放纵很有趣,放纵过的人才会明白放纵的痛苦和专一的快乐。”小冰说。
    “知道吗?没有人担心你,即使他过去的名声不太好,也没有人担心你,因为,我认识的女孩里,你是最不怕输的。”宗榈说。
    “我怕输,但爱情没有输赢,有的只是经历和成长。”小冰突然的来,匆匆的走。

    宗榈往蓝姐的信箱里发了92封信,整整三个月过去了。2002年的冬天悄悄来临,mule酒吧门面上悬挂的汽车落了厚厚的一层雪。酒吧后的古牌楼老的不成样子,它却依然站在那儿,见证着这个城市的变迁。

    傻丽发来照片,新西兰的此时是夏天,她和长高了的小不点在河里戏耍,仔细一看小不点的手里居然拿了条鱼。Hamish蓄了大胡子,样子像马克思,宗榈还是不愿意赞美他,总觉得自己最好的朋友和干女儿是被他抢走了,他看着他的泳裤照片说:“瞧那身上的毛,整个一个没进化完!”但他不能否认傻丽清秀了许多,没有熬夜的倦容,没有过厚的粉饰,那是一个幸福女人该有的神情,有一点点调皮,有一点点甜蜜。傻丽在信中一再说:“小不点和我说中文,和她爸爸说英文,从来没有忘记过你们,她画了许多画,有送给你的,有送给小冰的,也有送给蓝姐的。”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编辑:沙鸥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