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今日情感话题 > 正文
搜狐  2005/12/28 13:04:00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爱情  

    蓝姐在恍惚中过了几天,终于决定离开这个城市。她对小冰说:“你曾经和傻丽表演了一个小品,记得你说过一句话:追随魔鬼,追随上帝,或者,永远做一粒尘埃。我现在无法追随魔鬼,上帝也去了天堂,只有一个选择,做一粒尘埃。有感情的地方才是家,在这个城市,我有太多伤感的回忆,我想离开一段,或是永远的离开。庆幸我有你这样一个朋友,但你早晚要有自己的生活,结婚后势必不会有这么多时间陪伴朋友,我要学会自己生活,独立的思考和选择,相信我,走了以后也会好好照顾自己。”

    她先回了趟家,之后谁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小冰曾经等待她的电话,但每次响起的都不是她。这之后,小冰几乎没有去过mule酒吧,没有了陪小不点看电影的义务,也不用到酒吧里拉客户,宗榈的颓废不是她能拯救的,她一心一意的恋爱,生活重心发生改变,这样那样的事情随着蓝姐的离去,就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

  二十九、天使之爱

    宗榈回到花天酒地的生活里,生活无续且无奈。他甚至对酒吧的生意也不太过问,只是月末结帐发现相差太多的时候才经人举报得知有服务生卡他的油,悄悄在酒吧里卖外带的酒水。他每天都盯着看小冰和小不点第二次合作的画,闲暇时上网聊天,在QQ上勾引妹妹,在聊天室和BBS里灌水。他在搜狐社区的性健康里发了一个帖子,写他曾经和多少个妹妹在一起过,结果被人拍砖拍的不敢再看那个帖子。他走在北京深秋的马路上,忽然想起美女家的果园,他想拨小冰工作室的电话,他以为蓝姐还住在那儿,但他始终没有打,他知道这个电话的意义,相当于一份婚姻的承诺。宗榈不是一个结婚后还打算玩的男人,能够承担责任的人才配拥有婚姻,他总是怀疑自己的恒心,只是天气凉了,他又套上蓝姐为他织的毛衣,他在花鸟鱼市买回来许多不知名的花,开在窗前,温暖着落叶的秋天。他对房间说:“这里和蓝姐走之前一个样。”

    飘着雪花的季节,宗榈梦见所有的朋友相聚在一起,蓝姐挽着他的胳膊,小冰在唱歌,她在唱:“你那里下雪了吗?面对寒冷你怕不怕,可有炉火温暖你的手,可有微笑添满你的家。”宗榈在睡梦中听到蓝姐的笑声,她说:“我用笑声鲜花和爱来添满你的家。”宗榈笑着醒来,看到窗前的花在黑暗的卧室里悄悄开放。人为什么要结婚?茫茫人海里可以性的人不计其数,可以爱的却少之有少。可是结婚,对于渴望忠诚婚姻的人,那需要多大的勇气,怎样的冲动!宗榈可悲就可悲在,他的生命无法承担重,却也无法承担轻,爱是有重量的,没有爱的虚空世界人也显得空虚难耐。

    冬天的燕子该往南飞,却有一只从遥远的国度飞到北京,落到宗榈酒吧的屋檐上,她叫着:“我回来了!”

    有个服务生对宗榈说:“老板,你看那个找座位的女人,胸脯大的像屁股!”宗榈向来反感有人讽刺胸脯丰满的女人,他颇为不满的看了他一眼,头也不回的坐在高凳子上喝酒。“宗榈,我回来了。”他听到了自以为一辈子也无法再听到的声音。

    燕妮不再是戴圆檐帽子的小丫头,未变的是她从里往外散发的光明,自信、洒脱、坚强。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编辑:沙鸥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