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今日情感话题 > 正文
搜狐  2005/12/28 13:04:00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爱情  

  二十八、尘埃归天

    桔子红了,蓝姐没有回到家乡,她在‘冰工厂’做着类似文秘的工作。小冰给她配了副平镜,看上去像一个颇有学问的设计师。她偶尔也学学软件,感觉这东西不是一定要有多少年的学历才能学得上来。离开宗榈后的生活要比认识他之前舒服得多,尽管某个深夜她依旧不敢听宗榈曾唱给她的歌,但她还是真心感谢着那些温暖的回忆。

    “蓝姐,你说什么叫美女?年轻还是漂亮,我感觉都不是,刚才我在门外看到一个35奔上的女人,举手投足性感依然。”小冰像男人刚经历过艳遇一样详细的描述门外的所见。

    这时有人敲门,正是那位举手投足性感依然的中年女士。“你找…”小冰眼冒亮光的望着她。“我找蓝女士。”蓝姐诧异的看着她,第一感觉是她会不会是律师?想要重新办理她的离婚?

    “十三年前,我嫁给孙雷。”突然拜访的女士是孙雷的前妻,男性化的名字叫‘赵俊’。她和蓝姐在‘冰工厂’的会客室礼貌的聊着。小冰不得不进屋回避,却又抑制不住好奇,紧贴在门缝听。

    “那时我们很相爱,只是我父母都不同意我们的婚事,因为孙雷是农村出来的,当时他的父母都已经不在了,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在北京生活,他没读大学,干的工作不算体面。”蓝姐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孙雷没事就给她几句冷嘲热讽,说她是农村的怎样怎样。赵俊继续说:“我和家里保证孙雷会有出息,那时做生意的人还不多,做了几乎都能赚钱,我是大学毕业,国家可以分配一个不错的工作。我鼓励他做生意,他不敢,也没本钱,我从信任我的亲友那里凑了钱,横下心和他一起闯。他第一笔生意是从广州批发了一堆衣服,没想到样品很好,发过来的都非常小,北方女孩子根本穿不了。”她停顿了一下,说:“你不会嫌烦吧?”蓝姐摇头,认真的听着。

    “那次我们赔的钱其实不多,但那时侯感觉天都塌了。为了还钱,我们就帮人倒汇,反正是什么都做,就是想赚钱,好向我家人证明他的能力。那时他面子很薄,很简单的话有时都开不了口。你知道后来我们如何赚到钱的吗?捡了政策的一个漏洞,不很光彩的赚到钱,在当时那些钱可以在三环以里买个房子。我的家人不是见钱眼开的那种,只希望我能嫁一个有能力的人。”她停顿了一下,原本等待她说幸福的结婚,可是她的神情却陷入到一种失望悲伤之中,她接着说:“结婚前,我就不是处女了,我有一个青梅竹马的男朋友,和我一起读初中、高中和大学,大学毕业后由于两地,我们分开了,我们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变心的,他找到了所爱,我也是。当初只觉得孙雷有一点大男子主义的倾向,但有时也觉得他很有男人味,我过去有男朋友的事孙雷知道,我以为他也知道我不是处女,但我没想到他知道后的反应那么强烈,他三天几乎没有吃饭,我和他说话他理都不理,后来他就失踪了一个月。”她的喉咙动了一下,微微的,也可被人察觉。“他回来以后,一切都变了,他变了一个人,对我呼来呵去,晚上照旧和我睡在一起,即使做爱,也永远是他气呼呼的在上面,之后倒头就睡。有时候我哭了,他也不理睬,就差没有骂我浪货了。”蓝姐轻轻握住她的手,窗前坐着的像是一对好姐妹。

    “即使那样,我们的婚姻也维持了一年。我曾经和他好好的谈过,他也答应以后好好对我,可是一到我们面对夫妻之事,他总是克制不住的歇斯底里。我们离婚了。离婚的时候他什么也没要,房子钱都给我了,但他有一个要求,在法官那里肯定通不过,他说不许我再婚。我家人那时和我说他是个变态,要我不要和他纠缠,我就答应了,当然心里没有答应,我不是想就此骗他的财产,那也有我的付出和劳动,是他死活不要的。他说我如果不要房子,他就一把火烧了它,只要我答应不再婚。”赵俊说这些的时候没有一丝激动,仅仅是在讲述。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编辑:沙鸥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