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今日情感话题 > 正文
搜狐  2005/12/28 13:04:00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爱情  

  二十七、清笑两行

    宗榈对小冰说:“我是一个不愿意负责的男人,一直认为生命是无法承担重量的,然而现在丽丽要走,每天看到她在收拾东西,看到Hamish把她和孩子都照顾的很好,我忽然觉得自己的责任和义务都没有了,生命一下子轻了许多。”
小冰说:“有人说生命无法承担之重,有人说生命无法承担之轻,就好比一个人背着一个麻袋走了许多年,那时他觉得重,想要轻松,然而麻袋忽然拿走,他又会不习惯这种轻,会差点摔倒。”
宗榈说:“生活是需要承担一定责任的,否则人就像活在只有空气的瓶子里,轻到了一定程度,也就没有幸福可言。”

    那天晚上他们送走傻丽、小不点和Hamish。

    酒吧第一次不对外会客,服务生给了每个前来光顾的老顾客一份免费饮料卡,只因今天不开张。如果在此细细描述那天的告别场面,会有很多人说这是一出没有新意的烂片,只简短说几个片段吧。小冰要傻丽翻译:“你告诉Hamish,如果他敢欺负你们母女,我们就算杀到新西兰也要报这个仇。”傻丽翻译道:“小冰说要你好好照顾我们。” Hamish说:“丽丽是我的妻子,小不点是我的女儿,还是我父母的孙女,她们的幸福是我的责任。”

    Hamish37岁,小冰说:“他看起来也就27。”
    Hamish说:“小冰看起来就像12、3岁。”
    小冰站在凳子上说:“丽姐,你告诉他,他这样说话在中国人眼里等于骂人。”
    大家笑着,笑着,要他们重演结婚的场面,丽丽说:“这个不能玩,但我可以复述那天的某些话,其实中国的传统婚礼也应该加这样的几句:‘不管贫穷富有,不管疾病健康,都愿意永远保护他给他幸福吗?’我们国家的婚前检查明令禁止一些有疾病的人结婚,这算不算没有人权。残疾人甚至没有上大学的权利,又怎么能平等的就业呢,他们生而残疾,本来就已经不公平,可是连受教育的权利都没有。”
    那天的送行结尾,大家都在讨论着沉重的话题,Hamish似懂非懂的只管微笑,小不点揪他的胡子,他也不敢反抗,宗榈对傻丽说:“以后再有真的混血儿也不许欺负我女儿,适当也让孩子耍耍赖,太懂事就没有童年了,还有,以后回来她必须还会说中文,因为她永远都是我的女儿。”
    傻丽走时留给宗榈一封信。他们出门,上车,乘飞机,落地,来到新西兰的家,把小冰和小不点合作的画挂在墙上。酒吧重新营业,没有人再打探单身妈妈的歌女,她消失在酒吧里的歌声只会偶尔在朋友们的心里响起。

    蓝姐准备迎接生命里的第一个春天,她每天打扮好自己就去打扮宗榈的家,她抑制不住的喜悦等不到桔子红了就已经露馅。她问宗榈:“如果我离婚了,你会娶我吗?”
    宗榈想都没想的说:“当然。”
    蓝姐一个飞跃进了卫生间,她关上门痛哭,痛快的哭,待她擦干泪水重新出来,宗榈已经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了,他说:“今儿下午有昨天晚上被我错过的电视剧,过来和我一起看。”     
    蓝姐站在原地说:“我要世界上最美的婚纱,因为我还没有穿过!”
    宗榈意识到她在很当真的说话,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她说:“我已经离婚了——”这个‘了’字拉长了音,她以为能有人附和着尖叫,兴奋的尖叫,像她办完了离婚手续的时候一样,心像一只自由的小鸟一飞冲天,然而她忘记了,宗榈从来都是自由的,太自由了,她的重获自由等于宗榈失去自由。她没有等到他的惊喜,他有些深沉的说:“太突然了,太,你怎么没和我商量?”
    蓝姐走的时候说:“我离婚不用和你商量,你没有被囚禁过,你不知道那种痛苦。我原本以为将要迎来生命里的第一个春天,现在我知道,我仅仅是走出了冬天,不管怎样,我还是要感谢你。是你让我明白什么是爱,我现在已经明白了——什么是爱。”她一步三回头的走出这间房子,曾经被她当成未来的家的房子。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编辑:沙鸥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