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今日情感话题 > 正文
搜狐  2005/12/27 9:46:00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情感  

    申奥成功的那个晚上小冰在脸上画了国旗,她对人体彩绘相当热衷,她来到包蕾的家里打算和她一起游行,包蕾的家只有建军一个人。他说:“你能不能陪陪我,我现在只想和一个人说说话,我怕我会自杀。”

    包蕾在那个晚上终于等到建军的求婚,这句话她等了八年六个月零三天。建军说:“下个月我爸妈就过来住了,估计到时候肯定催我们结婚,定个日子吧。”
    包蕾问:“你觉得是和我结婚痛苦还是和我分手痛苦?”
    建军被她突如其来的问题搞晕了,他打心眼里知道包蕾一心盼望着结婚。他无语。
    “建军,你还爱我吗?我是问现在,我知道你没有骗过我,过去曾经爱过我,可是现在,爱还在吗?”包蕾没有回头,她面对着没有开机的电脑。
    “我们都要结婚了,你说我能不爱你吗?”
    “这是一个反问句,建军,你不会说谎,我们的爱情不知道是在哪一天,忽然走了,我们都很忙,忙着为生活奔波,谁都没有在意,也没有马上寻找,于是他越走越远,直到我们找不到。”包蕾已经泪水满面,而建军却连给她拿面纸的力量都没有。
    “我一心要嫁给你,可是当我独自面对自己,很清楚我不再爱你,就像你不再爱我一样。可是我们都没有勇气说破,你一向认为我优柔寡断,我一向也觉得我很软弱,我没有勇气出去说我分手了,也不敢想接下来如何面对日后的感情生活,但是,我不能这样害你,不能让你娶一个你不爱的女人。”

    她从建军家走的时候只拿了自己的衣服,她工作后积攒的钱全部花在新房的装修上,她走的时候已经哭够了,待她关上门的时候开始建军的痛哭。一个跟了自己八年的女人,不曾为自己买过一件奢侈的物品,不曾交往任何异性的朋友,她包揽所有的家务,却不留一分的金钱,她在打雷的时候会紧紧抱住自己,他那时候会说:“别怕,有我在。”当他生病的时候,包蕾会给他削苹果。而今,她走了。

    包蕾去了傻丽的家,她那时已经开始笑了,她说:“明天我要去逛街,我要给自己买一双新鞋。”傻丽递给她一张面纸,她问:“干嘛?我哭了吗?”小不点说:“阿姨是不是迷眼睛了,好多的泪水。”第二天她去专卖店买了双平日看到标价都不会试的鞋,不大,不小。她穿着新鞋的第三天建军来找她,她以为自己有东西落在那里,建军说:“你回来吧。”她没有回去,她在哭过后迎来了一片晴空,不必每天等待那句‘我们结婚吧’,他们的爱情是那枚挂在树上的果子,成熟的时候没有采摘,待它落地的时候,已经溃烂,谁也没有能力再把它安回到树上。有人说褪去激情的爱情如水中蜜、花中盐,你看不到,却能感觉到,然而又有多少爱情到了后来,连水和花都不见了。

    小冰对建军说:“你痛心的不是爱情,而是习惯,当新的习惯开始建立,痛苦也会消失。我们都知道你们曾经真心相爱,说的每句誓言都发自肺腑,爱没有错,伤过的心早晚会复原。”

    包蕾给所有朋友发去短信:“我和建军分手了,请大家不要失望,喜糖还是会吃的,而且是吃双份的,他会有新的感情,我的人生也会继续,别为我们难过,我们都不后悔这段人生的经历。”

  二十五、一见钟情

    “救命啊!”小冰拎着衣服腰间的带子向宗榈求救。“我刚才上厕所,不小心把它掉到马桶里了!”
    “你不能小心点吗?”宗榈也手足无措的望着那条可怜的带子。
    “能小心点的话就不是我了!怎么办?”

    宗榈和小冰在酒吧二楼的沙发里玩色子,拉上帘便是一个独立的空间。“输一次脱一件,反正我这个外套是肯定保不住了。”小冰说。宗榈说:“那好歹最后要留一件。”小冰的色子玩的不坏,表情和心情可以不相连,宗榈没过一会就脱剩了一只袜子和一条短裤。小冰说:“可以留一件,就留右脚那只袜子吧。”宗榈死死抓住自己的短裤,他无辜的看着小冰说:“我都够不要脸了,可是这个还是不想脱。”“我画过多少人体模特呢,不怕多看一个,脱吧脱吧。”这时服务生忽然不请自来的拉开帘:“老板,你在干什么?”他看到桌子上的色子恍然大悟,也不敢嘲笑,也不会说话。“你来干什么,不会就是来看我的吧?”宗榈问。“哦,对了,有个洋鬼子在楼下指咱们挂的那副画,你去看看吧。”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编辑:沙鸥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