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今日情感话题 > 正文
搜狐  2005/12/26 10:30:00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爱情  

    朋友们为他们鼓掌,颇有新意的圣诞节目,往年不过是一群人互相灌酒,大不了玩玩色子抽抽积木。宗榈和蓝姐在整个过程中未敢对视。

    蓝姐有几年没回老家,孙雷每年给她家寄钱,数目不大,仅表示一下对老人家的惦记和问候,通常是在春节期间汇款,老人收到钱,也就知道女儿不回来了,他们有时想要到北京来看女儿,但孙雷有些不乐意,蓝姐也就装成不知道老人的心意,从不邀请。2001年的春节刚巧赶上蓝姐的三十岁生日,她对几日不见的孙雷说:“我已经几年没回家了,今年想回去。”
    孙雷说:“回去吧,我春节期间业务繁忙,给老人带个好。给你2000块钱够了吧,买火车票,回家住和吃都不花钱,知道你们农村人的孩子都要压岁钱,不过他们也没见过什么世面,给个十块二十的就行了。”

    蓝姐拿着钱上路了。她走前只通知了小冰一个人。在心里默背了几遍宗榈的电话,只是一个数字也没有拨出去。

    宗榈每年的春节都很难过,他的家早在很多年前就已经不属于他,一个人的房子无论怎么装修也不够像家。春节又是一个回家的日子,他本想如往年例行公事一样回一趟家,可思来想去他改变了主意,出去旅游,祖国大地处处是家。他去湖南的风景名胜前给小冰打了电话,小冰说:“明白,明白,明白。”这三个明白让宗榈一头雾水,他的经历鬼丫头都知道,他猜小冰所说的明白应该是明白他不想回家,无家可回。他曾经想通知蓝姐,毕竟那是她的家乡,但一想起自己那么多性伴侣为什么非要告诉她不可,莫非她很特殊?他是不会承认的,于是电话在心里念叨了几遍,一个数字也没拨。

    宗榈率先飞到那座小城,那时蓝姐的火车上还在播放着旅途愉快的歌曲。

    蓝姐在北京不曾买过什么东西给老人,因为孙雷说:“给他们在北京买点东西,你们那边能有什么,土了吧唧的,也别买太好的,受用不起该心疼了。”蓝姐什么也没买,只带了几盒方便面就上了火车,她的家到北京西站的公交车很多,走的时候她把菜做好摆在桌上,孙雷前夜晚归睡在单独的卧室,锁着门。她也希望老人家放心她在北京过的很好,但幸福女人的笑容她没有,她也希望老人家认为有个孝顺的女婿,但两手空空,什么也没买。下了火车她还要换乘一段汽车才能到家,在短暂逗留的换车城市里,她逛了几家商场,尽是湖南特产,她需要北京特产。这时她听到有人问:“有什么湖南特产?要有意思点的玩意儿,钱不多,还拿得出手的。”那浓重的北京口音附和着熟悉的发声方式,回头,宗榈。

    他乡遇故知算是人生一喜。两人走在蓝姐读中专的小城,此时无声胜有声。这里是宗榈的他乡,如今也是蓝姐的他乡。一切像事先设定般精彩,宗榈像一个早有安排的老练情人,他为什么会在这里,仅仅是来旅游的吗?为什么不去别处?宗榈说:“百年修来夫妻缘,前世我们一定修了九十九年,才有了今朝的相遇。”

    有人说这是可耻的外遇,也有人说,这是命定的缘分。故事该如何继续?顺从道德还是人性,顺从法律还是人心,蓝姐在那一刻想起一句话“我听到我的心在说话。”

    当地电视台播放着湖南民歌《四季花开》,蓝姐也像一朵绽放的鲜花开在宗榈面前。宗榈说:“知道你像什么花吗?——茉莉”。蓝姐总算感到自己是一朵花,而不是被别人视而不见的草。她曾经以为自己不是一个健全女人,无法吸引自己的老公,她曾经在深夜咬自己的胳膊,咒骂自己的无用。欲望,那种被爱的欲望使她痛苦,她把胳膊咬出血印,让肉体痛苦是否能忘记灵魂深处的感受?四季花开,愿茉莉花开四季。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编辑:沙鸥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