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今日情感话题 > 正文
搜狐  2005/12/26 10:30:00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爱情  

    包蕾的眼泪像闸门坏掉的水管,继续着抽搐的埋怨:“男人,都不是好东西,女人,不要再做牺牲品…”

    “你给我闭嘴吧!收回你廉价的眼泪。你以为是建军对不起你,可我认为是你对不起建军。你八年如一的穿同样风格的衣服,同一个发型,同一种说话的语气,你只知道说“是”。当建军说要给你买几件衣服的时候你却说不,你要赚钱买房子,你真是一个会过的女人,但你从来都不会生活,你失去了比房子更重要的东西,就是情趣,你以为自己是处女,建军就要对你负责,我告诉你,即使你从娘胎里爬出来一个男人都没见过的时候就从了建军,当他觉得不爱你的时候他依旧有重新选择的权利。幸福的前提是懂不懂经营生活和爱情,不是有没有过去是不是处女。这个世界早就不需要男人为女人负责,要彼此为爱情和幸福负责。你动不动就对建军说:“我可是你的人了,你要对得起我。”可是你对得起建军吗?你不允许他交往任何意义的异性朋友,一旦交往你就大吵大闹,他还敢结婚吗?你从不打扮自己,从不和他郊游,从不懂得调换男人的胃口,你以为封建就是传统,你以为顺从就是美德,你以为处女就是要一辈子承诺的砝码,你让建军的生活死寂一潭,却又在他想寻求改变的时候告戒他:“离开我你就是臭没良心的!”,你折磨他,让他仿佛背了一个麻袋的生活,你就是那个麻袋。我过去说过建军的坏话,我甚至也觉得是他不懂珍惜,但自从我到你家去了几次之后,我知道了,错在你,而建军却挣扎在没有爱情又需要负责的泥潭不得脱身。”

    小冰似乎没有喘气就说完这些话,包蕾望着傻丽,她无助的寻求帮助,她希望傻丽也能像小冰那样帮他陈述,帮她讨伐建军,怎么可能,错的是她呢?她想不通。

    2001年的春雨细密的交织在窗外,酒吧内有三个女人围在一个桌前,她们中没有一个人继续眼泪伴奏的倾诉,然而天空却流着悲戚的泪水,似乎在说:“做女人挺难的,但女人不哭。”

    包蕾有一阵子没出现在mule酒吧,除了傻丽之外没有人惦记她,小冰说她去反省了,而傻丽猜她在改变。她知道其实包蕾的骨子里是希望建军幸福的,如果真如小冰所说的那样,她会主动离开,还给他期待的自由。而她自己,将面临什么样的生活,她不敢想。包蕾所有的朋友都在等待吃她的喜糖,连同父母都不会对她的分手有任何准备。傻丽想着,如果包蕾真的分手了,真的没地方去,她就接包蕾到家里住,人在最低沉的时候和孩子在一起也会有笑容,似乎能看到一点点的希望,再说人的幸福有时候可以靠对比得来,傻丽想着,怎么说包蕾的处境也比自己强,连我都快乐,她还哭什么呢。

    小冰带了几本时尚的书刊赶到mule酒吧,此时小不点正和傻丽倔强的对视,两人的眼中都有泪光,但那滴水却打转着不肯流出。“你不是一个好妈妈!”小不点毫不示弱的说,小小的身材忽然高大了许多。
    “你也不是一个乖孩子!”傻丽委屈的说,一边控制住那滴泪水的涌出。
    “你是一个坏妈妈,你只知道自己唱歌赚钱,都不带我出去玩。”
    小不点闹着要去看电影,她厌倦了酒吧的灯光和生活,毕竟这里不是为一个五岁孩子所设计的气氛,她眼里那滴晶莹的东西终于流出来了,把嘴哭的变形,不住的说:“坏妈妈,坏妈妈!”

    小冰扔下书籍,抱起小不点说:“走,阿姨带你去玩。”
    “不行,不能这样纵容她胡闹,再说你不是约了人吗。”傻丽为难的说。
    “什么人都要排在孩子后面,再苦不能苦孩子!”说着小冰抱着小不点消失在酒吧里。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编辑:沙鸥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