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今日情感话题 > 正文
搜狐  2005/12/26 10:30:00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爱情  

 连载:玩儿够了就结婚(1)     连载:玩儿够了就结婚(2)
 连载:玩儿够了就结婚(3)   连载:玩儿够了就结婚(4)
 连载:玩儿够了就结婚(5)  连载:玩儿够了就结婚(6)

  二十、骡子酒吧

    “你说爱我,我就信了。
    你说累了,我就走了。
    你说想我,我却没有出现,因为我的心早已经死了。”

    宗榈读着傻丽写的诗,一首一首,下面标的日期显示那些酸麻难懂的几乎都是小不点一岁以内写的,来的许多诗都洋溢在做母亲的温馨感受之中。她晚上在酒吧唱歌,白天照看孩子,住在三家合厨的筒子楼里,房间里没有卫生间,没有客厅,只有长方形的一个空间,围着四堵墙,连最简单的70年代家具都没有,一张婴儿床上睡着两岁的小不点。

    “你晚上就把孩子单独放这里?”宗榈颇有责任感的问。
    “没办法,我晚上要出去唱歌赚钱的,一般唱到一点左右就回来了,那之前她不会醒。”
    “万一要是醒了,找不到你,孩子肯定害怕。”
    “害怕比饿死强,我没有钱给她请保姆,这附近的房子租金很贵,我一个月三分之一的收入要给房东。偶尔也有失业的时候,总要有点过河钱,算了,算了,你看我像不像祥林嫂?见人就诉苦。”
    宗榈记起他们回来的时候傻丽带他穿越了一个黑漆漆的胡同。“你平时也走那条小路吗?”
    “是啊,这样近一点,走大路要半个小时,打车要十块钱。”
    “这样好吗?我给你们在附近买一处房子,我也不是什么富豪,顶多能买一个比这个强的,你付我一半的房租。”
    “不,我绝不要别人的施舍,我自己选择的路,不管多苦我都要走下去。特别是我不接受小孟朋友的施舍。”
    “自从见到你的第一天起,我就不再是小孟的朋友,而是你的朋友,当初他连火车票在内只给了我1000元,我走的时候把兜里的钱都掏给你了,请你别把朋友间偶尔的帮助看成施舍。既然你让孩子来到世上,就要让她过的幸福,否则你就和我一样生活,不结婚不要孩子,只对自己负责。我这个人从哪个角度看都不是一个好男人,但我想在今天做一件好事,从今往后认下一个孩子一个妹妹,让我在偶尔想到自己的时候不只是劣迹斑斑,不只有吃喝嫖赌,请你给我这个机会。”

    小不点忽然多了一个爸爸,宗榈多了一套房子,买完这处房子他也没有太多的钱了,将够干一个小买卖,买一辆二手车。傻丽每月给他的房租他都收下,之后再给孩子买超值的东西送回去。宗榈从不亲孩子,怕他忘记刮干净的胡子扎到孩子细嫩的皮肤,而小不点却总是张着小手说:“抱抱。”傻丽想过报答宗榈,但从没想过用性来报答,她怕沾染了彼此的情谊,也从宗榈的目光里看到了从未有过的非男人的神情,他只是一个父亲,一个兄长,像当年她晕倒时站在身后的一堵墙,有他的存在,她便不会倒下。

    开个酒吧!

    这个偶然的提议变成现实,宗榈找到了可以与人打交道,又有钱赚的行当。他和傻丽轮流背着小不点奔忙购买酒吧所需的物品,那辆撞成七扭八歪的汽车被分成两半,镶嵌在招牌两侧。宗榈每次看到它,都会感慨生命的脆弱,汽车如此,人也如此。保护好自己,某些事要办,命也得要,他和任何女人上床,从未忘记过给生命之棒穿上小雨衣。
 
    “酒吧的名字就叫mule,骡子的意思。”傻丽在深思熟虑后说。
    “给个理由先。”
    “男人伤害女人,女人伤害男人,只有无性别的人才会避免在爱情里受到伤害,我们的酒吧是一个给人快乐的地方,所以他没有性别,也就不会伤害到谁。”
    “好,我们要对每一个来宾解释,酒吧虽然没有性别,酒吧老板可是地道的男人,哈哈”

    酒吧开张之初并没有太多人光顾。宗榈每天都要独自爬上高凳子喝批发来的酒水。那一年北京的沙尘暴空前,希望它能绝后。沙砾细密的覆盖着城市,只要没有特别紧要的事,人们尽可能的不出门。宗榈的酒吧大门上沾了厚厚的沙土,他在酒吧二楼的窗口迷着眼睛向外眺望,生怕从窗框的缝隙吹近来沙砾,迷坏了眼睛,以后拿什么勾引妹妹,挑逗姐姐?他的视线停留在街角那个水果摊,摊主的破帽檐极力的向下压着,两条细长的腿像旗杆一样挑着他略显肥大的裤子。街上没有什么行人,谁会在这样的天气里出来采购水果?宗榈想着想着,不觉开始同情起这个人,觉得他和这个人一样在期盼生意,差别只是一个在外面感受寒冷,一个在屋里感受失望。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编辑:沙鸥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