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今日情感话题 > 正文
搜狐  2005/12/19 11:07:00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爱情  

连载:玩儿够了就结婚(1)         连载:玩儿够了就结婚(2)

连载:玩儿够了就结婚(3)        连载:玩儿够了就结婚(4)


  十三、宛若不忠

    浅黄色的墙壁围着一个空旷的区域,摇椅在阳台前晃动,蓝姐刚从那里起身。在很多人眼里,蓝姐是个衣食无忧的主妇,有大把的时间享受精神和物质,她让人羡嫉的从农村走到北京,嫁了一个身价百万白手起家的老板。她宁静的像一盆缺乏光合作用的植物,也像一株从南方移植到北方的树木,虽然活着,却活的没有生机。

    蓝姐出生在湖南农村,那个地方所属的城市现在已经成为著名风景区,有人说那里的空气装到瓶子里可以拿到北京去卖。蓝姐就是呼吸着那样的空气长大的。她的家是一栋灰色石块砌成的二层小楼,一楼养猪,天井里有一口水井,二楼住人,蓝姐把自己的房间布置的像城里人的家,窗口挂着风铃。她家的果园曾经供给到东北,黄橙橙的橘子挂满园。90年,橘子批发可以到1元钱一斤,年产两万的收入在当下的城市也算小康。她们全家挑选最好的橘子坐在果园里吃,父母有时会和邻里打打麻将,蓝姐的小狗巴望着改善生活,她就会到集市买几斤小骨头。来橘子掉价,每斤只能批发个4角钱,产量却没有增长,家里依然过着农村的小康生活,可以支付两个女儿在县城中专的学费。

    2000年,蓝姐二十九岁,她在未满三十的岁月里为自己的生平填写了不光彩的一笔。

    蓝姐和姐姐中专毕业后到北京某宾馆作服务员。她们很知足的生活,以为人生就这样继续了,赚几年钱,回到家乡嫁一户人家,或是就此好好工作在北京落地生根。她和姐姐相依为命小心谨慎的卷缩在城市的某个角落,光怪陆离的生活不属于她们,奔驰和夏利在他们眼里都是一样的车。

    姐姐不知为何总是流鼻血,有时自己都没有察觉鲜血就已染脏了宾馆房间的物件。她说那是因为北京干,当她的鼻血止也止不住的时候,不得不去了医院。

    姐姐的昂贵医药费让蓝姐欲哭无泪,她们在这所城市没有任何保障,每月几百元的工资刚刚才发了几个月,家里卖房子卖地的钱不够姐姐在医院住上两个月。姐姐说:“让我死了算了。”她还没有死的时候,有一个好心人为她结清了所有帐目。甚至还给了蓝姐一些零用钱,让她为姐姐买了一个假发套,待她掉光了头发依旧可以继续美丽。黑色的直发披在肩头,姐姐平静的走了。

    蓝姐和孙雷在医院相识,他像救世主一样出现,让她没有遗憾的送走姐姐。蓝姐无以为报,她和孙雷第一次单独吃饭,孙雷问:“你是处女吗?”蓝姐惊慌的把筷子掉到地上,涨红了脸,长着嘴说不出话。孙雷对自己说:“她是。”

    他们不算风光的结婚了,因为孙雷曾经大办过一次婚礼,而后悄声匿迹的离婚了,对于二婚的人来说,再结一次无非是办个手续。蓝姐没有蒙过盖头,没有穿过婚纱,没有听过“我爱你。”但是,她结婚了。

    有人说:“久居幽兰之室,就会不闻其嗅。”蓝姐曾经有过小女人新婚的喜悦,她把自己打扮成一朵兰花,在孙雷面前晃动,可是这晃动的兰花最终变成静止的盆载。

    每个少女都曾经有过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幻想,但真的携手了,就会真的偕老吗?

    蓝姐推开窗户,她看不到满园橙色的风景,听不到山谷清澈的鸟鸣,她在一个不属于她的城市里拥有一个不属于她的丈夫,除了新认识的小冰,没有人愿意倾听她内心的声音。她曾经用懦弱武装自己,反而觉得自己坚强的刀枪不入,逆来顺受的生活让她成为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好媳妇,她不曾和孙雷吵过一次嘴,要过一件东西,然而这表面平静的生活就像开江前冰层下涌动的波涛般汹涌。

    2000年,她成了一个不忠的女人,不忠于丈夫,不忠于道德。小冰说:“姐姐,你的一切我都知道,你忠于你自己。人活一世几十年,生死契约、与子成悦的爱情也许找不到了,我们都希望自己从一而终,如果一旦这个梦想无法达成,希望你可以善始善终,不要这样左顾右盼,一边用道义谴责自己,一边又无法面对来自心底的声音,姐姐,离婚吧。”

    蓝姐第一次见到宗榈,她只觉得心口有个东西,像是敲门砖的东西,咚咚作响。第二次见到他,她第一次变的俏皮,居然学小冰那样搞了一出恶作剧。笑,笑有时候是多么宝贵的一种表情,她有多久未曾发自内心的笑?第三次见到宗榈,他带她走进他的世界,一柜子的书,有武侠,有名著,有讲述人生哲理的东西,其中一本赫然摆在她的面前,“生活的意义在于你是真正的活着。”她有生以来第一次想当个坏女人,坏的彻底一点,她靠在书架上接受了宗榈的吻。她结婚了,却不曾有人吻过她,那样缠绵细致的吻,她痛苦的拥抱着宗榈。这不是她蓄意以久的出轨,这是一次昂贵的情感走私。

    回到家,蓝姐重新坐在摇椅上,摇动着她眼里不再纯洁的身体,灵魂的谴责声此起彼伏,她是一个坏女人,一个即没有从一而终,又没有善始善终的女人。有人说女人变心的时候需要一条船,因为她恋爱的时候是在海上漂泊,哪怕是有个救生艇也好,她才能冒险跳船。而宗榈,蓝姐知道,他不是一条愿意载人的船,他是一辆水上摩托车,车上只有自己一个人的座位。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编辑:沙鸥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