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今日情感话题 > 正文
搜狐  2005/12/13 13:05:00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结婚  

    既然2050年的包米地上会站着一个熊瞎子回想自己掰过的包米,何不现在就回想一下呢,免得到时候忘记。宗榈想起一个鬼妹身材的女人,来自东北一座小城,到北京多年依旧保持着地道的东北口音,豪爽的性格连同她喝酒的姿势都是mule酒吧的一道风景。“喝就干,绝不来半杯!”说完她站起身,一只脚踏在椅子上,一只手掐在腰间,另一只手拿着偌大的扎啤杯子,咕咚,咕咚,咕咚——她擦也不擦的重新坐在自己踩过的位置。宗榈在远处欣赏她傲人的曲线,有一天她走过来说:“你干吗老看我?”宗榈说:“因为你好看。”“拿钱,不能白看。”那天的酒水棕榈买单,两人又到一个小资经常光顾的饭庄吃了顿夜宵,正想把她送回去,她说:“我去你那儿住。”宗榈满心欢喜,终于有机会拨云见日看这尤物的身材了,潜意识里他也有些害怕,就好象一个瓜子还没有磕就从里面蹦出来了,这个磕的过程一旦省略也让人不敢轻易欢喜,她不会是冤家派来整我的吧?

    那天晚上他打消了这个疑虑。女人上窜下跳的在他身上蹦,几个回合已经把他蹂躏的不成样子。宗榈是夜猫子加百灵鸟,晚上不管几点睡的,早晨7点前他准醒,太阳当空照的时候他再补觉。可是那天,他疲惫的睁不开眼睛,女人嘹亮的鼾声响彻卧室。醒来时他说:“我昨天晚上睡在火车上,紧挨着车头的那节车厢。”“我打呼噜了?”“是,打的,简直,太难听了。”女人不以为然的说:“那咋整啊,我打不好听,要不我给你打个有调的,江河水怎么样?”

    宗榈没听到江河水曲调的呼噜,女人也没再光顾过他的酒吧。

    这些天宗榈总是期盼见到一个人,没别的目的,只想请她吃一顿饭,哪怕喝一杯茶。蓝姐前两次光顾mule酒吧都照例付了八折的酒水钱,最后一次见面,最后一次分别,两人没说再见,特别是他独自消化掉的早餐,回想起来心里总觉得空荡荡的。蓝姐没有手机,他也没有蓝姐的电话,唯一能找到她的途径就是小冰,这丫头鬼精鬼灵,他不想被人摸清所有的私生活,也要为蓝姐保守秘密,能做的只有等。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编辑:沙鸥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