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今日情感话题 > 正文
搜狐  2005/12/13 13:05:00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结婚  

    小冰认识了蓝姐,孙老板的老婆。第一次见面便一见如故,蓝姐由内而外散发着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恬静。只是她不时叼起烟卷,感觉有些不协调。蓝姐说:“姐姐癌症去世后我才开始吸这个,过去我们感情特别好,从农村走到县城,又从县城走到城市,还是个大城市,刚要过好日子,她却走了,那之后我就把烟当成伴。”说这话时蓝姐没分缝的头发随意扎在脑后,不知是梳子不够好还是人不够精细,尚有几屡发丝过于悠闲的垂在面颊。守旧的装束让她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了几岁。
    小冰说:“姐,换个发型,换套衣服,我敢说你老公马上就开始担心你,一担心就对你更重视…好处大大的!”
    蓝姐摇头,“他不爱我,和我在一起是觉得我有贤妻良母相,俗话说丑妻近地家中宝嘛,我打扮给谁看呢?”
    “他不看别人还不看吗?就当是打扮给我看自己照镜子看成了吧?”

    蓝姐剪了时尚的短发,染了酒红的颜色,宽松的分体套装换成尽显曲线的连衣裙。对镜子打量自己,忽然感到害怕,她害怕变化,哪怕是一点点的变化。已经很多年没有过自己的朋友,自己的圈子,自从姐姐去世后她就一直跟着孙,死心塌地的打算跟一辈子,没想过改变,没想过争取,就那样默默的跟着,忍着,受着。她知道孙在外面有各种各样的女人,她为此心痛过,有人说时间可以让人忘怀痛苦,实际上痛苦还在继续,只不过是习惯了,也就不觉得痛。女人的美是夸赞出来的,像花儿,浇水施肥,嗅她的香气,她便会开放的越发灿烂。蓝姐就像一株无人理睬的草,每天刷洗厕所马桶和厨房墙壁上的污渍,做一个人的饭食,织过时的毛衣。

    “蓝姐,其实你是一个俏皮的女人,只不过自己没发掘这些可爱的细胞。”
蓝姐想起在农村度过的少女时光,那时她是村里有名的美人,辫子粗又长,一双美丽的单凤眼不敢轻易和男人说话,总是低垂着,她的名声很好,提亲的人不少,可她却走出了小山村,走到了繁华都市,走进了孙老板的家。

    她开始结识小冰的朋友,孙老板此时一点没察觉自己在引狼入室,甚至连蓝姐的改变都没太在意。他眼里的蓝姐无非是一个农村出来的女人,过上城市女人的生活也就知足了。偶尔给蓝姐父母邮点钱,那边当他是恩人,至于他是不是好丈夫,只有他自己最清楚。但他认为蓝姐是好妻子,他夜不归家一句工作忙就打发了,蓝姐从不多问,最大的好处是她几乎没有欲望,没欲望的多好,有欲望的都是浪货,男人偶尔也需要浪货,但决不能把这样不安分的女人娶回家给自己开绿帽子工厂,孙想着白纸一样的蓝姐可以由着他画上三从四德。不用交公粮,可以让他有足够的粮食交给野花。她是他养的,让她做什么就要做什么,不让做什么就不能做什么。即便自己在外面挥金如土,每月也不会多给蓝姐一点生活费,女人要钱干什么?打扮?打扮干什么?莫非要出门勾引男人!

    第一次去mule酒吧,也是蓝姐第一次改了形象示人,小冰拉着她出家门,她极力把屁股往后坐,“求你了,别让我这样出去,我的头发,我,我不习惯。”争执不下,最后小冰答应蓝姐戴她姐姐用过的假发套,黑色的披肩直发。路上小冰想起这是死人用过的东西,不免脚下冒凉风,可蓝姐似乎对这假发套有着很深的感情。

    那天蓝姐第一次见到宗榈,他用欣赏的目光告诉蓝姐:“你很美,真的。”她第一次被男人用欣赏的目光扫遍全身,面色泛红时点燃了香烟,烟雾弥漫如屏障,使自己觉得安全。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编辑:沙鸥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