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今日情感话题 > 正文
  2005/8/18 9:47:00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爱情  婚姻  

  “What’s your name?”(“你叫什么名字?”)“Where are you from?”(“你从哪来?”)“What do you study in?”(“学什么的?”)…… ......

  所以当韩默去英语角去到第三次,回答这些问题超过二十次以后,为了不再回答这些问题,她把自己从英语角开除,转为自学,成绩也自斐然。

  “躲了这么多年,这些问题居然又阴魂不散地在这里出现了,看来一个人一生要回答同样的问题多少次是有定数的。”韩默躲在表面的温顺中,苦中作乐地想。

  晃晃头,她试图把这些混乱的胡思乱想丢开,决定让自己从应酬中休息一下。问了一个“开关性”的问题:“你在美国待了几年?”

  这个问题显然搔正了海归的痒处,他立刻满面红光地大谈起美国的月亮是如何之圆。

  倾听,是了解人的最好方式。听了十五分钟之后,韩默郁闷地发现,尽管海归中有许多优秀风趣的人士,但眼前的这位却是一只在她所遇到过的所有海归里,最没有意思的“海龟”——如果男人的成熟阶段有九级,他还停留在如孩子般炫耀自己而不知道关心他人的初级。

  他之所以能这样放心地吹嘘,是因为出国留学如入黑社会,普通人不知道里面的底细,觉得很神秘,留学的人则不论多苦多累,统统对外统一口径,异口同声来保守其中的艰辛。千辛万苦才得到一张洋文凭,怎能不摆摆架子,在家乡父老面前死撑住这点面子?

  目前出国对很多中国人来说多少还是一件值得仰慕的稀罕事。所以回国以来,他并没有碰到牛皮吹破的时候。有时,谎言重复得多了,他自己也有点相信自己是在金发和黑发美女的仰慕中,过了多年神仙般的日子。

  很不巧,韩默的一位至交师姐正好是海归,上世纪90年代初办了陪读,随夫出征美利坚,以优异成绩拿下博士学位后,转战欧洲诸多国家工作,最后还是回了国,在本校任教。
 
她将留学生的种种辛酸都和韩默长聊过——包括在外的中国留学生的男女比例是11∶1! “海龟”把韩默的沉默当作害羞和芳心暗许——在中国,女博士很难找到身份相当的对象,在国外读过书的自己当然又比一般的男博还要高上一层。

  基于这种逻辑推理,他认为韩默一定会欢欣鼓舞受宠若惊地接受他的追求。就像欧阳克追黄蓉:一个是东邪的女儿,一个是西毒的后人,门当户对;通音律,懂风雅,学历相当;要长相有长相,要地位有地位。从世俗的眼光看来,整个《射雕》里他的客观条件至少比郭靖更配得上黄蓉,难怪追得那么自信满满。

  所以,他居然自然而然地把手往韩默的腰上搭了上去。

  韩默吃了一惊。她虽然不至于保守到“男女授受不亲”,但对于一个基本陌生的男人的亲密接触,也不大消受得起,只得把步子放大,往前紧走几步,逃开这只不速之手。

  “海龟”毫无感觉,以孜孜不倦的科研精神继续把手放在韩默腰上的课题。于是乎,韩默只能继续大跨步向前走。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编辑:沙鸥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