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今日情感话题 > 正文
21CN  2005/8/16 14:34:00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爱情  感情  

  林韬,我想在这座城市里留下你的痕迹,你的味道。我竟然没有问他什么时候回来。是下意识的怕有一个时间的限定,来等待。

  身边空了。就如生活中习惯的某样东西,消失不见。不容得你做好准备不容你说不愿意。渐渐的适应,夏天就在不经意间过去。

  我经常的对桑桑说夏天怎么就这么过去了。怎么过去的这么快。林韬走的时候已经是夏末,而现在已经是秋天的某一天了。还好,我可以披上那苔绿色的水印披肩了,那是林韬送的,我任凭它的流苏滑过我的肩膀,就像林韬依然在身边。

  每晚,我都等着林韬的电话。有时很想给他打电话。可他说很多时候他在做手术或者会诊。他会给我打。我就这样的等,幸亏没有落空。他的声音很温柔的传进我的耳朵。他还是习惯叫我杜萧萧。他说很快就会到这边工作,过来陪我。

  不知道很快是什么时候。我一直想。当我把想去看林韬的想法告诉桑桑的时候,她拍拍我的肩膀,说:“萧萧,你终于知道自己去追求爱情了。”说完,相视一笑。我想给林韬一个惊喜,晚上通电话没有告诉他,心中暗喜,猜想他见到我的表情。

  『五』

  桑桑这个星期飞香港,她没有时间送我去机场。我打点好行李,不忘带上那条披肩。一身轻松的关上了门。正想这个时间会不会堵车,我低头匆忙的下楼,“砰”的就碰到一个人身上。应声倒地,手掌火辣辣的疼。

  我猛然抬头。看见了一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空气顿时凝聚,把我定格在这个时间。“好久不见,本想上去看看你。”他慌忙的说着,及时掩盖他的惊慌。我面无表情,想从他身边过去。

  “萧萧,你怎么一直不听我解释。”他若无旁人的大喊,情绪显然失控。他的声音回荡在楼宇之间,传入耳朵。我厌恶着声音。他就像病毒一样的侵蚀着我的思想。

  “对不起,我有急事,什么事以后再说。”我拿出纸巾轻轻的擦去手上的血迹。拖起行李正四处环视搭车去机场。

  他快走几步,抓住我的手腕,拉的我生疼。“萧萧,我不会让你再离开。”不管我怎么的挣扎,都无法挣脱。

  “很疼,你放手。”我含着眼泪看着他,他像一头已经落寞而发疯的狮子,失去理智。我手里的GUCCI包箱被扔在一边,占满了泥土。他渐渐平静,松开我的手。整个臂膀没有了力气,手腕上一道红而发紫的痕迹裸露着,在白皙的胳膊上很扎眼。就如一条缠绕着的青蛇挥之不去。

  “苏离,请你理智一些。”以为早以遗忘的名字还是脱口而出。我被激怒。我看着手表,时间一分分的过去。我错过这班飞机,不知能不能去林韬的身边。我想努力忘掉的角色,还是突如其来。他看着被他抓伤的手腕,轻轻的拉过我,不停的说着:“萧萧对不起,我爱你。”

  心很疼,比抓伤的地方更加的疼痛。抽搐着我不敢再听他说那刺耳的三个字。他的怀很温暖,还如从前。就在要接触到他的身体时,我迅速的脱离。我已经不再习惯曾经那个温暖的怀抱了。

  出门时还是下午的时间,阳光懒洋洋的照耀着,路人很少。而现在,行色匆匆的人们从身边擦肩而过,那些面熟或陌生的面孔映入眼帘。我的表情很难看,苏离莫不做声的拉我坐在街角的花园。

上一页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下一页


编辑:沙鸥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