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今日情感话题 > 正文
21CN  2005/8/11 14:30:00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情人  

  毛尖有篇文章说命运,说到第一次看到朱丽叶·比诺什,她在影片《布拉格之恋》中演特丽莎。毛尖说她很仔细地把那个影片看了两遍,像同性恋人一样地看她,觉得她的脸上有一种无法命名的东西,可以称之为“命运”。这命运让她在任何时刻都像一个情人,让人想到安娜·阿赫玛托娃,“不完全是修女,不完全是荡妇”,她是在火里飞的蓝色蝴蝶。

   有一些女人天生属于这一类,天生属于做情人的一类,像张曼玉、像嘉宝、像玛丽莲·梦露……她们的脸都无法简单定义,有时候她们比美更美,有时候是脆弱,有时候比谁都坚强,有时候淡漠无情,有时候属于等待,等待一个永远不会和她结婚的男人献上的热情而短暂的吻。

  真的感到很奇怪,上帝为什么会创造了这样一群美丽的尤物,让男人们既爱又怕,让女人们既羡又妒。

  在好的小说和电影中,真正的主角都是外表和内心反差极大的,她一开始给你的印象可能和来表现出来的性格反差极大:看上去很有野心,也许恰恰心平如水;看上去妖冶媚惑,也许心地纯良;她们制造幻觉,制造距离,不让人轻易看明白,逃避,本能地深藏内心。她们明白世界的不可轻信,必须保护自己,所以坚持不让人轻易靠近,只有很少的人,有机会看到她们真正的表情。

  的确,有一些女人的脸上写着命运,如同有的女人被看相的简单地归为“小老婆”,她一次次地恋爱,想娶她的男人她不爱,她爱上的人都属于自由和飘零。即使娶嫁,时长日久,也终将回归一个人的MTV,回到真正属于她的位置:一个人来,也将一个人死,如锦的欢爱,来过又离开,握不住任何一个,爱和情都像手中的流沙,握得越紧,流得越快。男人离开她不是因为不爱,而是感到无力挽留;她离开男人也不是因为不爱,只是心有时会因爱迷惘,分辨不清自己要去的方向。

  总是好像即将启程,总是有茫然无助的表情,总是让人感到无从把握,总是让人看着心疼;她天生属于孤独又甜美的命运,在欢乐的一刹那,眼里也会掠过虚无和伤感。这样的女人天生是做情人的,无论处在什么位置,永远地在一些人心和梦境里沉淀下来,成为不可更改的风景。

 

编辑:沙鸥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