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今日情感话题 > 正文
21CN  2005/8/5 15:14:00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爱情  婚姻  


    她一路开车还犹豫不决,好几次都想转个弯也就罢了,那样的执意说来有几分勉强;或是早一步晚一步都好,反正结果都一样。也许真是天意,当家怡按启文门口的电铃时,对面的门却开了,启文一脸笑意走出来,然后一个女的也在后面跟着,在看见家怡的同时,两人脸色都变得很不自然。家怡瞪眼看他们,一副不能置信又很想看清楚什么的样子。启文先是欲言又止,家怡以为他该有所解释,启文说了,是对那个女的,他尴尬的说:「是以前的──同事。」


    「我什么时候变成你的同事了?」在家怡和启文一起进门时,她这样问他。启文说:「刚搬来的邻居,去打声招呼,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是他欲盖弥彰的神色越发显得暧昧,一看就知道又说谎了。家怡的不动声色,其实是因为不知所措,她又想到那个女的,脱口而出:「看样子她是个波霸!」启文嘿嘿怪笑,家怡心里更明白了。就那么瞬间,她根本记不得那个女的样子,她只是记起过去和启文又笑又骂闹着玩时,他曾嫌她的胸部像小笼包;家怡竟不自觉笑了起来,弯弯的眉眼十分诚恳动人,即使是在这样难堪的时候。她又想起启文最不喜欢自己带着孩子似的天真表情,显得既无辜又惹人怜惜,就像现在这样,他曾经气呼呼的说:「妳这样比骂我还难受,好象错都在我!」果然启文皱紧眉头,他们都还没有真正走进屋里,他又很意气用事的拉开门,说:「去外面找个地方坐吧!」


    他们到了附近一家泡沫红茶店,两人默然无语;家怡忽然好饿,她这一整天都没吃什么东西,叫了一份简餐。简餐送上来时,她其实全无胃口,却狼吞虎咽般努力要咽下食物。启文看出来了,说:「吃不下,就不要吃!」家怡抬起脸,很认真的说:「我真的很饿!」才说完,一阵反呕几乎让她吐出所有胃里的食物。启文看了也很不忍,又说:「妳不要这样!」家怡再也忍不住哗啦啦落了一脸的泪,哽咽的说:「我不知道要怎么办?」启文摇摇头,眼神已有几分责备,他说:「妳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家怡想起来了,她是要来告诉启文她怀孕了,可是究竟是为什么?她从来就不想要让自己怀孕,这不是她的本意;难道她是想借着这个还未成形的孩子留住启文?如果她不要这个孩子,她还来找他干什么?她以为启文会因此娶她?她真正想要的也是这些?


    越来越多的问号堆栈纠结,家怡几乎是胡涂了;然后她听见自己有点莫名其妙,却十分坚定的对启文说:「因为我爱你。」启文的脸不无动容,眼神却彷佛不信;家怡松了一口气,还好她也不信!


    独自回去后,家怡不能吃也很难睡,浑浑噩噩过了两天,她还不知道要怎么办?第三天天未亮她就醒过来,觉得自己再也不能这样下去了。她必须先吃点东西,可是冰箱里除了冰冻的香肠和一瓶过了期的牛奶以外,什么都没有。家怡动作俐落的把它们丢到垃圾桶,决定下楼去附近的超市买点吃的。她还到镜子前刻意的梳妆打扮一番,她知道现在的自己很憔悴,就算是假的,就算她其实力不从心,她也要让自己看起来神采飞扬。


    晨起的感觉很令人振奋,月亮竟然还挂着,虚白的一轮光影清淡飘渺,家怡想:这样的人生究竟也没什么大不了!她在超市买了许多吃的、喝的,一出门,路边一只野狗就闻香而来,家怡丢给牠一个肉包子;走没几步,狗又跟过来,摇头摆尾的惹人可怜。家怡狠下心赶走牠,然后远远的又丢给牠一个包子,还对那只狗喊着:「我已经什么都不能给你了,你再过来,我就拿石头丢你!」


    家怡发誓,她绝不会基于感情、基于不忍,甚或母性和一大堆莫名其妙的原因,就再去养一条狗,或生一个自己根本都负担不起的孩子。


    再没有第二条路了,她只想把自己喂得饱饱的;然后终究要义无反顾的躺在手术台上,可能还会迟疑、还会有一些罪恶感,她需要有很多力气去争取和对抗。她是个女人,但自始至终,没有人能逼迫或要求她做一个母亲;她其实也还是个孩子,她对人世间许多新奇事物还抱着朦胧的想望,她决定要看清楚,就算是深渊也要跳下去再说。

    她一个人跌跌撞撞也就够了,拒绝男人、孩子和狗。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编辑:沙鸥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