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今日情感话题 > 正文
21CN  2005/8/5 15:14:00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爱情  婚姻  


    为了证明她不是,或者为了实现她对启文的爱,以后,家怡还很卖力去达成启文的一些要求,在贴着暗色隔热纸的车子里、在杳无人迹的荒郊野外、在过境的宾馆,在所有想得到或想不到的地方,他们像所有陷入热恋中的疯狂男女般草率做爱。不一样的是,那时的启文像永远都无法餍足般的予取予求,家怡日益空乏的身心却也允取允求。


    倒也不是全然为了害怕怀孕,大约是受了浪漫爱情电影的毒害太深,家怡总以为两个相爱的人在身心交融的那一刻,应该不只是欲求的满足而已,那样的喜悦会让人眼波生辉,让耳边宛若听到天籁般的美妙乐声,就像电影演得那样。可是全然不是如此,家怡不是不能分辨理想和现实的差距,仍妄想至少在精神上有那么一点共有的灵犀,可是启文越来越显贪婪的脸色是那样的专注一事,他甚至还懒得和家怡说话。


    何况家怡怕怀孕的心情已近乎病态,她常常在用微波炉热菜时会故意靠近,心存也许会造成不孕的念头;甚至还焦虑到动念要把子宫或卵巢拿掉什么的。要不就是处心积虑的计算自己的排卵期,有时敏感到连手都不愿让启文碰,小心翼翼到令他几乎要发狂。启文知道她怕怀孕,说:「若是怀孕,我一定娶妳。」家怡摇摇头,她说:「我不是怕你不娶我。」那是为什么呢?家怡把养狗的事告诉他,他听了更不以为然,说:「狗跟孩子是不一样的!」家怡点了头,却更坚持:「就因为狗跟孩子的确不一样!」


    以后,他们都各有心事,却再难沟通。那年的夏天似乎特别热,连心都是烧灼的,他们好象一下子就走进了死胡同,不是启文开始觉得愤怒,就是家怡感到悲伤。逐渐的,也没有谁不理谁,即使家怡还要频频回顾,启文已扬长而去。家怡不无难受,但也像松了一口气。只是日子一天一天过去,摆脱了可能怀孕的梦魇,她竟特别怀念起和启文所有的亲密关系。


    表面生活平静无波,家怡心里其实波涛汹涌;她一直相信启文会再来找她,然后假装很安静的在那儿等候着,以为他们之间任何的一点藕断丝连都可能牵引启文回到她的身边;何况记忆透过距离和想象变得如此丰富有味,她也并不觉得自己失去什么?


    因为太专注对启文的想念,家怡完全忽略了自己身体的变化;她忘了她的月事有两个月没来,还把每天的晨呕归咎于胃不好,吞了好多胃药。这两个月来,她以为不必再怕怀孕,没料到是事实上在和启文渐行渐远的最后关系里,她已经怀了孕。


    家怡去买了验孕纸,心里已作了最坏的打算;直至唯一的一点希望跟着试纸变色,家怡也终于变了脸。她失了神般坐在马桶上好久好久,只要一准备站起来就觉得天旋地转。她抬头面对门外墙上的一面钟,秒针一步追赶着一步,也已经不知道绕了多少圈?家怡忽然觉得时间紧迫起来,她绝不能这样坐以待毙。她当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启文,她扶着墙站了起来,心里的沉重竟让她步履维艰的已像个大腹便便的孕妇;她很困难的走到电话旁,又很百味杂陈的拨了电话给启文。电话接通了,果然是启文,家怡迟疑了一下,忽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她又把电话挂了,决定亲自去找她。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编辑:沙鸥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