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今日情感话题 > 正文
21CN  2005/8/5 15:14:00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爱情  婚姻  

    几年前有人送给家怡一只小狗,金黄色的软毛垂落在像婴儿般的小小身躯上,圆圆的黑色眼珠流露出无辜与无知的神气。家怡说:「真可爱!」虽然有点洁癖的她头皮已开始发麻,身上也不由自主痒了起来,还是抑制着一只手把小狗抱在怀里,一只手轻轻拍抚着牠的头。


    小狗微仰着脸,瞇成一条线的双眼有几许迷惘,表情像是忍受也像是享受,其实也十分贴近家怡的心情。她怀里沾惹什么不洁似的让她抱小狗的姿态看来僵硬,但她带着温柔笑意的嘴角又不时牵动着发自内心的疼惜,她又说:「啊!真是可爱。」

    三天,她把小狗还给原来的主人,她想了很多理由都不妥,怕牠冷、怕牠饿、怕照顾不周;也怕牠到处便溺,或一不留神就钻进她的被窝,骚动她过于敏感的心病。小狗寂寞焦虑的叫声,也常常让她从睡梦中惊醒过来,有时是错觉,有时那样惊惶的叫声就真的在房门外哀哀切切。家怡假设说:「我觉得牠跟我在一起并不快乐!」然后她也老实说:「牠真的带给我很大的精神压力。」


    如释重负以后,家怡回到自己空荡荡的屋子,她不否认有一些失落感;可是随即她原本不怎么发达的四肢伸直张扬开来,在不到二十坪的房子里又跑又跳,既不会撞坏别人也不致于让自己受伤,还彷佛闻嗅到自由自在的气味,感觉很像五0年代那种可以任人随意摇摆的爵士乐。她很庆幸终究可以理直气壮送走那只狗;牠还好不是一个孩子。


    那样的经验和感受刻骨铭心。


    脱离眉目传情的爱情,家怡跟启文交往之初,就已经很明白他处心积虑就是要拥有她。家怡不是那种大惊小怪的人,何况她并不讨厌启文。所以有时她会任他捏捏手臂或腰身,尽管情欲还处在蒙昧状态的她,还感受不到什么特殊感觉。她甚至纵容他更进一步,吻她或者让他充满欲念的手伸进衣服内。然后,她仍是睁大眼睛,深褐色的眼珠子看着天花板转啊转,有点疑惑也有点怅然。天知道,她很想努力以赴,却什么都感受不到;甚至一度还很想站起身去清理天花板上很碍眼的蜘蛛丝。


    可是没多久她就着迷这样的亲密关系。很喜欢启文在众人之中偷偷的捏她一把,或是无意中拋给她一个挑逗眼神,那样的暧昧会让家怡整个身心软弱下来,以为那种独特又不需言喻的亲密更甚于身体的接触,就算再好的朋友都难以分享;她会恍然大悟般,发现她确是爱启文的。


    家怡其实理性多于感性,她所有的感情用事都经过深思熟虑;若是她必然摔落悬崖,绝不是不小心,几乎可以说是眼睁睁任自己掉下去。所以她会和启文发生关系并不是因爱情冲昏了头,只是好奇的想了解那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除了担心会怀孕,她并不以为那些根深柢固「女孩变女人」的传统观念,对未婚的她仍可能有许多过度的曲解和影响。她既没有挣扎也不懂得迎合,还头脑清晰的硬是从启文怀里挣脱开来,很认真的问:「今天几号?」启文沉溺情欲的脸忽然像是呼吸不顺畅,一副即将溺毙的痛苦表情,很艰难的问她:「妳要干嘛!」家怡想起来了,说:「还好不是危险期!」启文「喔」了一声,虽觉扫兴却更为所欲为。家怡也放心闭上眼睛,可是竟莫名其妙想起那只小狗,她连名字都来不及取就还给别人了;她忽然一阵战栗,全身鸡皮疙瘩竖立起来,她又张开眼睛很紧张的说:「我是不生孩子的!」启文整个清楚过来,皱着眉说:「谁要妳生孩子了,妳能不能认真一点?」那是家怡的第一次,她不觉得失去什么,也没感觉得到什么,反应静默到令启文起疑,问她:「妳是不是性冷感?」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编辑:沙鸥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