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今日情感话题 > 正文
太平洋女性网  2005/7/25 11:49:00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婚姻  

  见到张曼的时候已是掌灯时分,在一家商场灯火通明的大厅外,我一眼就认出了徘徊的张曼。她临时的“家”就在那些林立的广厦背一间小平房里。她的故事、她的一切都让我有一种恍如隔世的不真实感。

  我的婚姻为什么一错再错

  高中毕业那年,我在邻居家认识了楚雄,在文化馆画油画。他个子不高,络腮胡子,头发长长的,还常穿一条牛仔裤。不知为什么,也不记得有什么铺垫,我们就算交了朋友,我常常去他家看他画画,或者跟着他一起外出写生。因为年代久远,又因为这之后我经历了太多太多的无奈,我的感情世界慢慢变得麻木、迟钝。

  我们在一起的许多细节我已经想不起来了。只记得这样几件事。一次是我们一起出去。那时已是仲秋天气,我们出去散步,我无意中打了个冷战,他马上就脱下了他的外衣给我披上。一次我在他家玩儿,他在画画。我忽然不舒服,感到有些发冷就悄悄走了。过了不长的时间,他和他妹妹赶到我家,一定要带我去医院。我说:“我怕打针。”他的小妹妹说,那好吧,打我哥不打你。他也跟着附和:“是,打我,打我。”那天看病的细节我都记不清了,但我只记得当时我的心里热乎乎的。还有一次,是个下雪天,外面银白一片。他背上画夹准备去写生,我也嚷着跟他一起去,可他心疼地说,外面冷,你身体弱,还是在家里玩吧。

  其实,这些事儿,我一般不会想起——要不是你问我,张曼说。

  我跟楚雄好了也就是两个多月,被爸爸知道了。他是个军人,非常正统,他说:“楚雄又留长发又穿牛仔,像个流氓,你以后别再跟他来往了。”开始我不干,但爸爸跟我吵了好几次。我是家里的第一个女孩子,爸爸一直很疼我,我知道他是为我好。所以尽管很痛苦,但我还是听爸爸的话,不再找楚雄去了。楚雄来找过我一回,我对他说,我现在还小,还准备考学,不能再谈恋爱了。从那儿以后我就没有再见过他。我的初恋就这么简简单单的结束了,没有生死相许,没有山盟海誓,甚至都没明白爱是什么。这段短暂的恋情,就像轻烟一样随着秋风飘远了,没有留下什么痕迹。

  大约两年以后,经人介绍,我认识了振强。相亲那天,爸爸、妈妈都去了。振强是穿着一件劳动布的工作服去的,说话不多但是很有礼貌,一看就是一个老实巴交的人。我爸、妈都说不错,人老实,还是个高级钳工。从这儿以后,我们就算是交了朋友,当时叫“搞对象”。

  因为他上班较远,我们两个星期才见一次面。见了面他也很少说什么,我一向喜欢深沉的男人,我以为他的沉默就是深沉。我们也很少出去玩,有时他妈妈做了好吃的他会来叫我过去吃。

  一天晚上,我正在他家的时候,下起了雨。我想赶快回家,振强说再呆一会儿吧。在那个风雨之夜,我们干了“那事儿”。因为紧张、害怕,我们匆匆忙忙,并没有感到什么乐趣。他妈的房子离得很近,因为她来敲门我们半天没开,从那儿以后对我的态度也变了。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编辑:沙鸥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